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晚宴之上(求双月票)

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晚宴之上(求双月票)

  宁志恒身边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军方人士,个个都身穿高级军官的【民国谍影】服饰,而他不仅年纪最轻,且一身西装,在这些人里面颇为醒目。

  在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周围,也有不少日本部门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官,只不过日本在华侨民都以军人为尊,都只能看着这些人谈笑风生,心中暗自羡慕,可碍于身份的【民国谍影】差异,甚至不敢冒然上前拜见。

  就在宁志恒与人交谈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日本领事馆总领事岩井健伊带着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助手松平秀实走了过来。

  看着宁志恒说话的【民国谍影】空档,几步上前,笑着打着招呼道:“藤原君,许久不见了!”

  宁志恒转头一看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微微笑道:“岩井君,松平君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很久不见了,你们事情多,这些日子连幕兰社院都不去了,不像我这个闲人,整天无所事事,哈哈!”

  说完,他看岩井健伊似乎有话要谈,回身看了看,便干脆起身,向周围的【民国谍影】朋友们点头示意,这才向岩井健伊做了一个请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势,三个人一起来到旁边一处休息的【民国谍影】座位上。

  周围的【民国谍影】宾客看到是【民国谍影】藤原会长和岩井领事走来,都赶紧躬身退让一旁,腾出一处空间。

  三个人相对而坐,岩井健伊笑着说道:“藤原君,这段时间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公务繁忙,没有去幕兰社院和你叙茶聊天,松平君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样,今天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找你有些事情,我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做说客的【民国谍影】!哈哈!”

  宁志恒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松平秀实,笑着问道:“哦!松平君有什么话不好说,还要你来做说客?”

  松平秀实赶紧恭声说道:“藤原先生,我新近创办了一份报纸,《新汇时报》,主要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宣传日中双方友谊,目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进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很顺利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一直想做一栏重量级的【民国谍影】栏目,请一些有影响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士作专访,您是【民国谍影】上海地区最具影响力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,我想给您做一个专访,叙述一下对目前日中局势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看法。”

  宁志恒一听,不禁怔了一下,他没有想到松平秀实会提出这个要求,顿时有些犹豫,以他今时今日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,对这些作秀式的【民国谍影】栏目专访根本毫无兴趣。

  当下没有犹豫,摆手说道:“松平君,这一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你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一向对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不感兴趣。”

  看到宁志恒几乎不加思索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绝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个要求,松平秀实不禁有些失望,他转头看了看一旁岩井健伊,示意请岩井健伊帮着说一句话。

  岩井健伊不禁有些为难的【民国谍影】看了看宁志恒,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自然不敢强求宁志恒,但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开口说道:“藤原君,松平君这段时间一直负责岩井公馆对外的【民国谍影】宣传事务,这一份《新汇时报》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倾注了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血,还请藤原君再考虑一下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访谈,咳,其实只是【民国谍影】需要您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态度…”

  宁志恒听到岩井健伊再次恳求,不由得沉吟了片刻,岩井公馆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外交部设立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部门,虽然在上海众多部门中,实力并不出众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它接触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却是【民国谍影】五花八门,体量很大,可以说情报价值非常高。

  自己一直对岩井公馆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系统颇为觊觎,想着从中建立一条情报渠道,所以他对岩井健伊和松平秀实从一开始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刻意的【民国谍影】拉拢,双方的【民国谍影】交情一直很不错。

  如果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访谈,不过需要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支持态度,那问题倒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大。

  想到这里,他把目光看向了松平秀实,这个年轻人给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印象非常好,有朝气,有才华,对中国文化有着很深的【民国谍影】认识,谈吐之间,不时透露出亲切之意,看得出他对中国人并没有排斥之心,这在上海的【民国谍影】日本侨民中并不多见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最看重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如果能够从这个人身上打开缺口,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触角伸进岩井公馆,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

  于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展颜一笑,点头答应道:“既然岩井君亲自开口,那好吧!松平君有时间的【民国谍影】话就去幕兰社院找我,我一般都会在那里逗留,大家可以谈一谈。”

  松平秀实一听不禁大喜过望,他急忙一顿首,感激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多谢藤原先生,我会尽快安排,一切请您多多关照!”

  岩井健伊看到宁志恒这么给面子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心中高兴,他知道以藤原智仁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给《新汇时报》捧场,完全是【民国谍影】给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子,这个人情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小。

  三个人又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交谈了几句,就看见石川武志从外面快步走来,他目光一扫,很快看见了宁志恒,几步来到面前。

  岩井健伊和松平秀实一看是【民国谍影】石川武志来了,他们自然知道石川武志和藤原智仁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,当下都识趣地起身告辞。

  宁志恒看着他们离去,这才笑着对石川武志说道:“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你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去哪里了?”

  石川武志作为上海日本宪兵司令部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二号人物,又是【民国谍影】藤原会社在军方的【民国谍影】代言人,目前在日本部门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很高,像这样规模的【民国谍影】宴会,自然不能少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位置。

  石川武志侧身坐在宁志恒对面,表情略显严肃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我们宪兵司令部负责外部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事宜,之前我派人封锁了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几条街区,并逐步开始搜查可疑点,就在刚才,在一家旅馆里发现了重庆分子的【民国谍影】踪迹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去晚了一步,人已经跑了,这些人很警觉,太可惜了,不然就可以…”

  说完,他伸出手掌做了一个攥拳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势!

  宁志恒一听,皱眉说道:“又有重庆分子出现?”

  他可以肯定,这些人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上海站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人员,上海站得到军火和资金的【民国谍影】支持,这么快就准备动作了,可见新任的【民国谍影】站长陈鸿池,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立功心切,做事远比王汉民激进多了。

  不过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作风,宁志恒并不赞同,上海站立足未稳,就匆促进入市区行动,难免有些冒失,这让宁志恒对上海站的【民国谍影】前景并不乐观。

  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问话,石川武志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宴会规格很高,这些人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想要搞些事情,我刚才去打电话,再调来一支宪兵,扩大搜查的【民国谍影】范围,确保东区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。”

  目前在上海,东部市区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切事务都还掌握在日本人手里,因为这里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聚集区,其他市区的【民国谍影】治安都已经交到了伪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中,石川武志只要保证东部市区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,其他地方他也懒得管。

  宁志恒点了点头说道:“这些交给其他人做吧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用不着你亲自出面,一切以安全为主。”

  石川武志嘿嘿一笑,他知道宁志恒一向不愿意他对这些事情投入太多的【民国谍影】精力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点头答应。

  就在谈话之时,大厅里突然响起一段音乐,众人抬眼望去,只见一位西装笔挺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年人现在演讲台的【民国谍影】中间,这个人正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高官陶成渊。

  大家知道晚宴正式开始了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和石川武志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站起身来,回到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座位坐了下来,等着这段音乐过后,大厅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安静了下来。

  陶成渊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新闻部长,仪表出众,口才了得,作为晚宴的【民国谍影】主持人很是【民国谍影】适合,他在做了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介绍后,又请王填海出面致词。

  王填海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著名的【民国谍影】演讲家,当下口吐莲花,洋洋洒洒的【民国谍影】鼓吹了一段所谓的【民国谍影】和平运动,最后请出影佐裕树发言。

  影佐裕树的【民国谍影】演讲就显得很是【民国谍影】简短,干脆利落地结束了发言,该有的【民国谍影】程序一过,宴会正式开始。

  于是【民国谍影】音乐再次响起,就餐时分,乐队演奏起上海时下最流行爵士乐曲,然后由上海演艺界的【民国谍影】演员们纷纷上台表演歌舞,宾客们也开始推杯换盏谈笑风生,宴会上觥筹交错,一副歌舞升平的【民国谍影】景象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这个热闹的【民国谍影】氛围里,在宴会的【民国谍影】一角,一张餐桌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人却是【民国谍影】脸色凝重,郁郁不乐,此人正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外交部长高志武。

  他身旁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外交部的【民国谍影】高级官员,他们这些天来一直在和日本政府进行密谈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会谈的【民国谍影】结果非常不好,以王填海为首的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,为了求得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支持,在协议上,把中方的【民国谍影】所有利益卖的【民国谍影】干干净净,这让这几名外交官都心惊胆战。

  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高志武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是【民国谍影】最为沮丧和绝望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伪政府建立初期,作为王填海的【民国谍影】绝对心腹,几乎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出面牵线搭桥,与日本人沟通交涉,最后才促成了王填海的【民国谍影】叛逃,到现在伪政府建立,可以说高志武在其中是【民国谍影】起了相当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作用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切都和高志武当初设想的【民国谍影】完全不同,王填海的【民国谍影】所作所为完全出乎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料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当协议稿摆在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时,高志武知道,一旦自己落笔恰久窆啊咯字,就将成为民族的【民国谍影】罪人,千古骂名足以让自己万劫不复。

  所以这些天来,他一直是【民国谍影】坐卧不宁,寝食难安,更不要说有什么心情参加晚宴了,想到这里,忍不住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筷子一把拍在餐桌上,叹了口气,一言不发。

  其中一个官员看着高志武,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志武兄,你心情不好,那就不要多说话了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趋吉避凶,小心为上。”

  这些天来,因为协议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高志武多次和王填海起了冲突,这让王填海对他甚为不满。

  要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高志武是【民国谍影】王填海一步一步提拔起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腹,只怕早就下令逮捕了,不过如今为了以防万一,还在高志武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安置了眼线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都看出不对了,不禁为高志武担忧。

  高志武闻言更是【民国谍影】心情暗淡,他左右看了看,只好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发一言,端子酒杯一饮而尽。

  (//)

  :。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