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千零一十章 阴错阳差(求月票)

第一千零一十章 阴错阳差(求月票)

  其实万木林这一次回上海,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一件极为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因为这件事情影响极大,让岳生不得不派万木林紧急赶回上海处理。

  原来王填海身边有两个主要谋臣,分别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中央委员高志武和陶成渊,这两个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王填海的【民国谍影】亲信,之前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王填海投敌叛国的【民国谍影】得力助手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在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段日子里,他们很快就发现,伪政府迅速蜕变成为日本人侵略中国的【民国谍影】工具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段时间,王填海和日本人秘密谈判,当他们知道王填海在和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密约中,把中方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利益尽数卖给日本人时,终于对王填海彻底失望,决定要脱离伪政府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身份特殊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又身处在上海这个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大本营,再加上之前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言论已经引起了日本人和王填海的【民国谍影】注意,所以根本无法脱身,而且目前已经处于被监视的【民国谍影】状态之中。

  基于这些原因,他们费尽心思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通过了一条特殊的【民国谍影】渠道联系到了远在香港的【民国谍影】岳生,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逃离上海,前往香港避难。

  岳生闻讯不敢怠慢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紧急派万木林回到上海,全权负责筹划此事,而万木林回到上海之后审时度势,认为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已经不足以完成这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,毕竟岳生离开上海太久了,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实力已经式微,做这件事情太勉强了。

  最后经过慎重选择,他就选中了青帮大佬陈廷帮忙,在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交谈中向陈廷摊牌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陈廷一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低调处事,不敢轻易涉足这类事情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又不敢得罪岳生和重庆政府,所以对这件事情一直没有表明态度,结果就在上一次交谈中,万木林情急之下,语气有些不善,正在僵持之时,没有想到就出了罗子栋被杀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。

  介于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立场,又加上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种种巧合,这让陈廷和雷达明都误会了万木林,认为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万木林借题发挥,施雷霆手段威慑众人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逼迫自己答应此事。

  雷达明被之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场景震慑的【民国谍影】不轻,再加上他本身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倾向重庆政府,思虑再三,开口劝说道:“师父,要不我们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答应他吧,这件事情拖不下去的【民国谍影】,再说以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做这件事情并不困难。”

  陈廷苦笑一声,开口说道:“难度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大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牵扯太大,这一脚踏出去,收回来可就难了,如果被日本人和伪政府察觉,我们以后的【民国谍影】日子可就不好过了!”

  雷达明急声说道:“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我们就已经躲不过去了!万木林逼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么紧,这一次甚至联合重庆特工做出这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,已经说明,他只怕没有耐心了,难道您真敢拒绝重庆方面,别忘了,陆天乔和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下场,在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眼里,我们实在算不上什么人物!”

  雷达明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让陈廷一惊,事实确实如此,万木林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,就不容自己拒绝,不然这么机密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岂能让外人知晓,最后难保他不起别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思!

  他越想越担忧,就在此时,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敲门声响起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老管家推门而入,禀告道:“老爷,木林哥来了!”

  一句话,顿时让屋子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两个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吓了一跳,说曹操曹操就到,万木林竟然再次登门,只怕这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借杀罗子栋之势,逼自己就范。

  陈廷和雷达明不敢怠慢,一起出屋,亲自迎接万木林,将万木林迎进了书房,示意雷达明出门看守,陈廷和万木林在屋子里相对而坐。

  万木林今天确实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之前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时间紧迫,他不想再拖延下去了,他知道陈廷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实力雄厚,还有他一向的【民国谍影】立场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爱国,再加上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交情,所以才会选择陈廷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陈廷总是【民国谍影】犹豫,今天必须要好好和他谈一谈。

  万木林没有半句废话,开门见山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廷哥,事情很急啊,岳生哥那边又在催我,我实在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办法,今天你可要给我一个准话!”

  陈廷一听,情况果然如他所料,万木林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借机前来压迫自己,心中虽然恼火,但却不敢表露,只好无奈地说道:“木林,其实这件事根本用不着我这个糟老头子,你手下那么多精兵良将,何苦为难我呢?”

  陈廷所指的【民国谍影】当然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些以霹雳手段清除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重庆特工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万木林哪里知道,他还以为陈廷所指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岳生一脉,留守在上海的【民国谍影】弟子门生,诸如柴良之类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色。

  万木林顿时脸色一沉,他认为陈廷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明显推脱了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手下如今都投靠在别的【民国谍影】堂口谋生,最多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小头目,能量有限。

  可兹事体大,他唯恐出了问题,又怎么放心让这些人出手,所以这才请陈廷相助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几次交涉下来,陈廷依然如此推脱,万木林实在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不悦了。

  他沉声说道:“廷哥,岳生哥以前说过,我们青帮弟子中,你可是【民国谍影】难得的【民国谍影】爱国志士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最相信你的【民国谍影】,当初组建别动队,你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出人出力,现在事到临头,正是【民国谍影】你报国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机会,你反而退缩不前!”

  说到这里,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语气变得冰冷,接着说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以为日本人和伪政府能成事,起了别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思?”

  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话让陈廷心中暗自一凛,他赶紧解释道:“木林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思你还不知道?对日本人是【民国谍影】决不妥协的【民国谍影】,你可不要冤枉我!”

  他看着万木林紧紧盯视着他,知道今天必须要表明态度了,不然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撕破脸,万木林为了保守秘密,只怕真要对自己下手了,那些重庆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段,他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清楚,自己绝对躲不过这些凶神恶煞的【民国谍影】追杀。

  陈廷深吸了一口气,只好点头说道:“好吧!既然岳生哥看得起我,我就拼上这把老骨头,也为民族大业贡献一份力量,这件事情我应下了!”

  陈廷的【民国谍影】话一出口,万木林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愣,他今天原本准备了许多说辞,打算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做通陈廷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想到,谈话刚刚开始,陈廷就痛快的【民国谍影】答应了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让他省了许多的【民国谍影】功夫,不禁是【民国谍影】心头狂喜!

  他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几步走到陈廷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,一把握住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手,重重的【民国谍影】摇了摇,欣慰地说道:“我就知道,廷哥你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会袖手旁观的【民国谍影】!你放心,事成之后,重庆政府那边,岳生哥会为你请功,光复之时,你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功之臣啊!”

  陈廷嘴角一咧,露出一丝苦笑,握住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手,点头说道:“我什么都不指望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国人,为国家做点事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应该的【民国谍影】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件事一定要保密,不然我身在敌营,可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吃不住啊!”

  万木林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连连点头答应:“那是【民国谍影】自然,我这边你可以放心,一切就交给你了,一定要确保无误,安全把人送走!”

  陈廷点头,接着说道:“你要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放心,到时候让阿四盯着,他身手好,又机警过人,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好帮手!”

  事关重大,陈廷怕万木林对他信不过,干脆直接提出让万木林派人监督,柴良此人既是【民国谍影】岳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弟子,又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伙计,是【民国谍影】双方都信得过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最是【民国谍影】合适不过。

  可万木林一听,却是【民国谍影】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用了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太大,回到上海后,瞒不过有心人,阿四又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不适宜露面,再说这件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难度并不大,你办事我放心,就不要多生枝节了!”

  陈廷愣了愣神儿,看到万木林确实没有派人监督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心里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宽,当即不再多说什么。

  其实,在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心里,之前确实打算让柴良去盯着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做事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今天中午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让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心中还有了一丝怀疑。

  罗子栋请自己在回疆大饭店吃饭,这个事情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并不多,罗子栋一直在小心防备重庆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刺杀,所以对这件事肯定会特别小心保密,泄露的【民国谍影】可能性不大,问题很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出在了自己这一边。

  而且今天中午出门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好好的【民国谍影】车辆突然抛锚,致使原本比较富裕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一下子就推迟了许多,要知道,自己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柴良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,车辆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安排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?

  还有一点,柴良之前参加过别动队,那在军统的【民国谍影】领导下,而这一次,也正是【民国谍影】军统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出手击杀罗子栋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柴良会不会和军统局那边还有瓜葛?

  万木林在上海滩纵横多年,曾经代替岳生处理青帮事务,论头脑是【民国谍影】绝对不差的【民国谍影】,所以,尽管柴良应对的【民国谍影】得当,可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让万木林起了猜疑之心。

  好在柴良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有问题,也只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和自己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同道,算不上殊途,不过毕竟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实在太大,万木林不想冒一点风险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思虑之后,决定不让柴良参与其中。

  不得不说,万木林这个人为人仔细,做事谨慎,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绝非幸至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