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千零四章 上门求助(求月票)

第一千零四章 上门求助(求月票)

  法租界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帮势力实在是【民国谍影】强大,充斥着大大小小各个堂口,很多事情根本做不到保密的【民国谍影】程度。

  万木林回到上海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也并没有隐瞒多久,就在他和几位青帮大佬会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这个消息就已经被各路堂口知晓了。

  于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快罗子栋也得到了严星的【民国谍影】汇报,听到这个消息,他不由得精神一振。

  这些天来他为了防备重庆分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刺杀,一直藏身在罗公馆内,不敢出门半步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当缩头乌龟的【民国谍影】日子并不好过,而且作为堂口的【民国谍影】老大,总是【民国谍影】躲藏不出,是【民国谍影】很难压住场面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光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段时间以来,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局势就已经起了变化,周围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堂口都听到了风声,在蠢蠢欲动,已经开始有人在挑动事端,在试探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底线了。

  自从陆天乔死后,他们堂口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就已经大为衰减,后来罗子栋苦心经营,这才稳住了局面,现在又有些不稳了。

  罗子栋这两天也一直在绞尽脑汁,苦苦思索解决的【民国谍影】办法,今天听到万木林回来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个消息,顿时心中一喜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绝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机会,自己一定要把握住。

  原来罗子栋之前和万木林是【民国谍影】很有些交情的【民国谍影】,是【民国谍影】万木林比较看重的【民国谍影】晚辈,当初罗子栋能够拜在陆天乔的【民国谍影】门下,万木林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帮他说过话的【民国谍影】,所以两个人颇有香火之情。

  这一次罗子栋被李志群拉下了水,得罪了重庆方面,现在他想着要过这一关,就必须要想办法和重庆方面沟通,求得对方的【民国谍影】谅解,不然天天这样提心吊胆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可真坚持不了多久!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又没有和重庆政府通话的【民国谍影】渠道,如今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出现,让他欣喜万分,因为万木林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岳生大佬,和重庆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,而且和这些重庆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顶头上司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把兄弟,自己如果能够通过这个关系,向重庆方面示好,岂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左右逢源,解决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危机。

  想到这里,罗子栋当下不再犹豫,马上对严星吩咐道:“你去打听清楚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,我明天就去拜见他,这一次能不能解决问题,就全看他了。”

  严星闻言,知道了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打算,赶紧点头领命而去,很快他就确定了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就在第三天的【民国谍影】下午时分,罗子栋带着大批的【民国谍影】保镖,第一次离开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住所,前往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别墅,拜见万木林。

  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出动,一下子就引起了监视点人员的【民国谍影】注意,季宏义很快得到了通知,等候这么多天,看到罗子栋突然行动,他一时也没有准备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要知道刺杀行动的【民国谍影】准备工作,是【民国谍影】非常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,在调查清楚对方的【民国谍影】习惯和行踪之后,针对各种情况制定设计方案,每一个环节都要仔细推敲分析,确保行动的【民国谍影】顺利进行,仓促执行刺杀任务,这在上海情报科里,是【民国谍影】绝对禁止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所以季宏义面对突发情况,只能调派人员跟踪下去,然后再视情况而定。

  罗子栋特意挑选了大白天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拜访万木林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防备有人袭击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师傅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深夜出门,被重庆特工伏击,整整一个车队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都死在了街头,所以他绝不会犯同样的【民国谍影】错误。

  车队来到了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住所,柴良听到消息,也快步走了出来,他来到大门口,看着罗子栋笑着说道:“栋哥,你请稍后片刻,今天中午商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崔老板请万叔吃饭,结果万叔多喝了几杯,现在还在休息,我去禀告一声!”

  罗子栋知道万木林这些天应酬比较多,今天中午就在和租界商会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人物在一起吃饭,柴良也没有说谎,所以他并不以为意,点头说道:“阿四,辛苦你了,你和万叔说一声,我有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要见他,请他一定要赏脸见一面。”

  柴良点头答应着,转身进屋禀告万木林,过了好半天,柴良才走了出来,对罗子栋说道:“栋哥,万叔现在头晕脑胀的【民国谍影】,身体不适,不方便见你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下次再来吧!”

  柴良的【民国谍影】话一出口,罗子栋顿时心头一沉,如今万木林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救命稻草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竟然不愿意见他一面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些传言已经传到了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耳朵里,致使对方拒绝和他见面。

  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严星却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恼火,他指着柴良说道:“阿四,我们栋哥是【民国谍影】诚心诚意来拜见万叔,你…”

  “别多嘴!”罗子栋赶紧挥手打断了严星的【民国谍影】话语,他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处境艰难,万不敢再得罪万木林,不然最后一条退路都被堵死了。

  “阿四,你再替我禀告一声,我确实有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禀告,这样,我就在这里等着,等万叔醒过酒来,我随时等待!”

  柴良一愣,他看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态度温和恭敬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坚决,知道难以打发,就只好点头答应一声,转身再进去禀告。

  罗子栋转头对着愤愤不平的【民国谍影】严星说道:“现在这个时候,该低头时要低头,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脾气不好,说话不过脑子,一会在外面守着,就不要进去了。”

  严星只好点头答应了一声,转身带着人在四周布控,做好警戒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。

  这一次柴良很快就走了出来,笑着对罗子栋说道:“栋哥,万叔请你进去!”

  “有劳你了,阿四!”罗子栋亲切地拍了拍柴良的【民国谍影】臂膀。

  柴良做了一个请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式,将罗子栋请进了客厅,对他说道:“栋哥,你稍坐一会。”

  罗子栋笑着点头答应,柴良这才安排人给罗子栋上茶,过了好半天,万木林才慢悠悠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。

  听到万木林轻咳了一声,罗子栋抬头一看,赶紧站起身来,恭敬地问候道:“万叔,您一向可好?”

  万木林没有说话,摆了摆手,柴良等人都退了出去,万木林这才端坐在主位上,伸手示意罗子栋坐下来,半晌之后,才淡淡地说道:“我回来有几天了,你也没有露头,怎么今天想起来看我来了?”

  原来如此,罗子栋心神一松,万木林和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一直不错,每一次万木林回来,自己都要摆宴相迎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次自己却一直没有露面,难怪万木林对他态度不好。

  他赶紧解释道:“万叔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不懂规矩,可实在是【民国谍影】事出有因,您不知道,我这些天躲在家里,天天提心吊胆的【民国谍影】,今天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来请您救我一命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“你还知道怕死,怕死就不要为日本人和伪政府做事!现在知道来求我,早干什么去了?”

  万木林其实早就知道其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内情,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传的【民国谍影】满城风雨,又岂能瞒过他去?

  罗子栋一听,不由得苦笑一声,赶紧辩解道:“万叔,您也听到这些谣言了?我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冤枉啊!根本什么都没有做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知为什么,就传的【民国谍影】到处都是【民国谍影】?这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人在算计我!”

  万木林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谣言?听说摹久窆啊裤被吓得连门都不敢出,如果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谣言,你躲什么?”

  “人言可畏啊!万叔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结果一盆屎就扣到了头上,万一重庆方面信以为真,真把我当成汉奸,这以后的【民国谍影】日子可就过不下去,万叔,您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帮我一把,请岳先生替我说句话啊!”

  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姿态放得极低,完全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晚辈求助长辈的【民国谍影】口吻,在万木林面前,再三为自己辩解,甚至赌咒发誓,为自己开脱,费了好半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口舌,最后再次说道:“万叔,我对日本人和伪政府是【民国谍影】深恶痛绝,这样,为了表示诚意,我愿意为重庆政府做事,在上海,只要用的【民国谍影】着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我一定全力以赴,上刀山下火海,在所不辞!”

  万木林看着罗子栋沉思了片刻,他知道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为人精明,能力出众,在青帮的【民国谍影】新生代里,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难得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才,如果他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心向重庆,为自己所用,为他说句话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可以。

  至于外间所传,罗子栋出卖重庆特工一事,万木林倒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以为意,且不论是【民国谍影】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假,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,罗子栋不过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出卖了一个消息给七十六号特工总部,损失个把特工,也算不上什么大事,如果罗子栋所属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能够为重庆政府效劳,孰轻孰重,重庆方面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会选择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而且他也很清楚,远在香港的【民国谍影】岳生和军统局局座之间的【民国谍影】联系很密切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这一次回来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肩负着特殊使命的【民国谍影】,如果能够收服罗子栋,对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大有裨益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想到这里,万木林终于点头答应道:“好吧!子栋,但愿你说的【民国谍影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可以为你传个话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到底结果如何,我也没有把握,这还要看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态度。”

  听到万木林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罗子栋欣喜若狂,他费尽了口舌终于达成的【民国谍影】目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赶紧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万叔,我绝对是【民国谍影】忠心卫国的【民国谍影】,只要重庆方面看得起我,我一定努力表现。”

  万木林满意地点了点头,一口应承了下来:“好,岳生哥说过,我们青帮弟子虽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江湖中人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民族大义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讲的【民国谍影】,你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我会马上帮你传话,有消息就通知你。”

  两个人当下谈妥了事情,罗子栋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,这段时间压抑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终于得以缓解,他一脸兴奋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万叔,这次回来我还没有为你接风洗尘,这样,明天中午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老地方,回疆大饭店,我请您喝一杯!”

  万木林哈哈一笑,说道:“那好,那里的【民国谍影】羊肉最正宗,我去香港这么长时间,就想着吃这口了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了解我!”

  罗子栋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小心,他不愿意在晚宴请万木林吃饭,生怕有意外发生,在白天里,安全性要大很多。

  听到万木林答应,罗子栋欣喜不已,又和万木林说了一会儿话,这才起身告辞。

  万木林让柴良把罗子栋送出了门,罗子栋笑着对柴良说道:“阿四,今天多亏你了,以后绝忘不了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,有什么事情尽可以找我!”

  柴良在青帮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和实力远不如罗子栋,现在岳生不在,他也没有了以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底气,听到罗子栋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笑着说道:“多谢栋哥,以后也短不了麻烦你,请!”

  柴良将罗子栋等人送上了车,看着他们车队离去,嘴角的【民国谍影】笑意随之收敛起来,眼中却闪过一抹冰冷的【民国谍影】杀意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