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千章 设计捞人(求月票)

第一千章 设计捞人(求月票)

  周浩暗自冷笑,这个高元武的【民国谍影】底细,他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清二楚,典型的【民国谍影】有奶便是【民国谍影】娘的【民国谍影】货色,谁给好处就为谁卖命,现在还惺惺作态,摆出这样一副样子。

  “这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三成的【民国谍影】订金,事成之后再给你两倍的【民国谍影】酬金!”

  “嘶…”

  高元武不由得吸一口气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神经一下子绷紧了,眼睛瞪的【民国谍影】跟铜铃一样大,那可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上万美元的【民国谍影】巨款了,以如今的【民国谍影】行情,不要说让他放个人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让他杀人都绰绰有余了。

  周浩将高元武的【民国谍影】表情收在眼底,当下就知道,今天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不会有问题了,他接着说道:“我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叫庚兴为,高营长听说过此人吧?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高元武略微思索了一下,心神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松,这一次被俘军官中有几名救国军的【民国谍影】高级骨干,比如说救国军大队长魏明朗等人,这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最关注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人,他就怕周浩选中那些关键人物,真要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事情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麻烦的【民国谍影】,至于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,问题倒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大。

  当下他点头说道:“知道这个人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次俘虏军官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名,所以,周老板,你要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个人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麻烦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普通士兵!”

  周浩脸色一沉,不悦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要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普通士兵,我救他做什么?你们还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两天就放了,高营长,大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明白人,你也知道我们是【民国谍影】谁,这年头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仇人多堵墙,谁还能跟钱过不去。”

  高元武一听,眼珠子转了转,他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毫无信仰和忠诚可言,只为自己而活,投身伪政府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如此,真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按照对方所说,现在结个善缘,以后也许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条退路,再说这么大一笔巨款放在眼前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无法拒绝。

  说到底,在这个世道里,只要有人有枪在手,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都不怕,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,像他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**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也要花着钱拢着他们。

  当下高元武不再犹豫,重重的【民国谍影】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周老板,我们就交个朋友,以后记着点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,来日方长嘛!”

  周浩哈哈一笑,绥靖军这些**的【民国谍影】德行,他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清二楚,这一切早在他意料之中。

  他朗声笑道:“好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高营长痛快,我要这个人,越快越好,你什么时候交给我?”

  “这么急?”高元武眉头一皱。

  周浩笑容顿时收敛了起来,沉声说道:“高营长,我知道,这些人在你手里待不了多长时间,你可不要给我打马虎眼,要是【民国谍影】能等,我找你做什么?”

  高元武一愣,看来对方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灵通,根本就瞒不了对方,早就有人通知他,再过几天,就会将这些军官全部提走,到那个时候,自己还真就挣不到这笔恰久窆啊慨了。

  周浩接着语气变得阴冷,缓声说道:“这个庚兴为必须要尽快救出来,我把丑话说在头里,事情办砸了,钱,我就当扔到河里打水漂,可你这条命我是【民国谍影】收定了,这整个上海滩,我们都杀了一个通透,你一个小**能躲得过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追杀?”

  周浩的【民国谍影】语气满含轻蔑之意,完全是【民国谍影】赤裸裸的【民国谍影】威胁!可偏偏高元武却升不起任何愤怒之心,周浩说得对,多少大人物都这些凶神恶煞给刺杀了,他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对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刺杀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能力防范,总不能一辈子不出军营吧?再说军营里就一定保险吗?自己如果被这个中国最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部门盯上了,只怕连觉都睡不着了。

  “周老板,不要着急嘛!”高元武赶紧摆手说道,他认真盘算了一下。

  “这个庚兴为在这些军官里不算显眼,被俘之后表现的【民国谍影】也还算配合,这个人能写会算,据说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军需官出身,所以我有时也让他帮着算个账,计个数,这样,我明天就找个借口,让他和后勤人员一起出来办理军需,接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就看你们自己操作了。”

  周浩仔细想了想,点头答应道:“好,只要你把他送出军营,一切我们来安排。”

  突然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,接着说道:“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营救行动,你不能提前向他透漏,我把人带走后,你要尽量遮掩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失踪,拖延时间,如果有人追查,就说他是【民国谍影】自行逃跑的【民国谍影】,记住,你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高元武哈哈一笑,说道:“当然,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想知道,剩下的【民国谍影】钱,周老板你怎么给我?”

  “明天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如果顺利,后天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时候,在这里见面。”

  高元武想了想,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他怕对方不守信用,可对方也怕他失言,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见兔子不撒鹰,最后只好点头答应,两个人开始对细节问题进行沟通,很快事情商量已定,周浩转身开门离去,高元武赶紧一把抓起那叠子美钞,眼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兴奋和贪婪暴露无遗。

  第二天的【民国谍影】上午,西郊绥靖军驻军营地里,一处营房里,徐永昌和几名被俘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友,正斜躺在干草垫上休息。

  他们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被俘救国军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,就在被俘之后,徐永昌一直策划着逃离军营,他和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们刚刚做好了准备,就被看守的【民国谍影】绥靖军人员给单独关押了,一下子打断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逃离计划。

  原来绥靖军为了顺利的【民国谍影】改编被俘军队,就把原来军队中的【民国谍影】骨干力量都抽离出来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些军官们被单独关押在了一起,和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部下脱离。

  这一招的【民国谍影】确非常管用,原本已经有些蠢蠢欲动的【民国谍影】部队,在失去了这些主心骨后,马上就被打回原形,安静了下来。

  徐永昌这些军官也被张敬尧轮流提出去审问,威逼利诱各种手段使尽,之后看确实没有什么收获,这才结束了审问,这段时间也消停了下来,大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知道接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命运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,只能这样干熬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徐永昌轻轻吐掉嘴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条干草根,慢慢地活动了一下身体,感觉身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伤势也已经恢复了过来,徐徐地对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友说道:“这也关了我们二十多天了,这些家伙还不死心,难道就这么一直关着我们?”

  一旁和他靠在一起的【民国谍影】,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僚姜伟成,此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背景和徐永昌不一样,是【民国谍影】正经的【民国谍影】军统行动队出身,不过和徐永昌关系一向不错,这一次也一起被俘。

  他听到徐永昌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,有气无力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谁知道他们搞什么花样?前几天还有人来审问,现在干脆不闻不问,反正是【民国谍影】熬一天算一天,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另一名军官也开口说道:“提审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那个姓张的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说了吗,只要我们在效忠书上签字,就把我们送到特工总部任职,不签字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就地枪决,也不知道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假的【民国谍影】?”

  姜伟成眼睛一瞪,喝道:“怎么,你怕了!反正老子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签!我宁可和他们拼了,也不当汉奸!”

  “那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太冤枉了!我看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先出去,之后再想办法,总好过一枪毙命,白白死在这里强!”

  “就是【民国谍影】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老赵的【民国谍影】话有道理,先出去再说,实话实说,我可不想在这里等死,委曲求全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可以,等手里有了枪,想怎么干,还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自己说了算!”

  “你想的【民国谍影】轻巧,这些人都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傻子,对咱们不会没有防范的【民国谍影】…”

  就在几个人纷纷议论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营房外面响起开锁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,然后铁链缠绕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,大门打开,一个绥靖军军官推门而入,来到营房中间,左右环顾,看着屋子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众人,高声喊道:“都瞎吵吵什么?还这么精神!告诉你们,你们在这里也待不了几天了,老老实实的【民国谍影】,别给我惹事儿。

  在这里给我逞英雄,不签字,欺负我脾气好,哼哼!等到了七十六号,那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吃人不吐骨头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不签字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想死都难,不知好歹!”

  说到这里,他才对着牢房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角落,高声喊道:“庚兴为!”

  这个时候,一直蹲在营房角落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位中年军官闻声站了起来,此人身材微胖,手揣在袖子里,几步上前,一张圆脸笑呵呵地说道:“孙连副,今天有什么关照啊?”

  孙连副看着庚兴为,脸色变得和善起来,开口说道:“今天军需官老陈病了,闹了一天的【民国谍影】肚子,营长让你去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岗,去买点东西回来,办好了,给你改善伙食!”

  庚兴为一听,眼睛一亮,他被关在这里,早就想着出去透口气了,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机会,忍不住哈哈笑道:“那可太好了,我这又好几天都没放风了,您放心,一准给您办好了!”

  庚兴为在救国军大队里主要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负责军需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,主管后勤,识文会算,性格又外向圆滑,善于交际,被俘之后很快就和这些看守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们混的【民国谍影】熟络,平时也时不时的【民国谍影】被叫去给后勤帮忙,回来时总能给大家带一些肉食回来,所以大家也没有觉得异常。

  甚至还有人喊了一句:“老庚头,多捎点回来,天天稀粥杂面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这肺水都快吐干净了!”

  庚兴为挥手示意,一边紧跟在孙连副的【民国谍影】身后向外走去,一边笑呵呵地说道:“等着啊,我给你捎只肥鸡回来,让你吃个够!”

  :。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