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九百九十七章 再获情报(求月票)

第九百九十七章 再获情报(求月票)

  张敬尧笑着说道:“那我就托大了,兴朝,今天找我来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,只要你用得着我,一句话的【民国谍影】事!”

  张敬尧故作镇定,神情自若地和骆兴朝打着哈哈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心中却是【民国谍影】打突,他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从中统投过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在骆兴朝面前没有什么底气。

  骆兴朝拿起茶杯,轻轻地抿了一口茶,嘿嘿一笑,开口说道:“你看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你老张心明眼亮,我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事情找你。”

  说完,他轻咳了一声,表情变得严肃起来,再次出声说道:“老张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特工总部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层干部,事情你也当然都清楚,我现在揽了这个差事,老实说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身不由己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得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不过有些事情查清楚了,对大家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好事,也省得日后疑神疑鬼,你说摹久窆啊控?”

  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话已经表明了来意,张敬尧当然不敢怠慢,马上一拍胸脯,表态说道:“应该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当然理解兴朝你的【民国谍影】难处,你尽可以询问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  “好!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老张痛快!”

  骆兴朝哈哈一笑,也就不再客套,直接问道:“据我所知,上个月的【民国谍影】二十九号深夜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动乱的【民国谍影】前一天晚上,老张你可没有回家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办公楼里休息了一夜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有这回事?”

  张敬尧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那天我手头上有些工作没有做完,而且外面一直下着大雨,雨势是【民国谍影】越下越大,我也懒得淋雨,所以干脆就没有回家,留在办公室里加班。”

  骆兴朝眼光一闪,似笑非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老张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三处处长,住所就在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总部公寓,下了楼过了小门没有几步路,就为了一场雨,就不回去了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有点说不过去?”

  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话吓得张敬尧身子一挺,赶紧解释道:“兴朝,你可不要误会,你也知道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投过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在上海是【民国谍影】孤身一人,回去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座空房子,没有什么意思,所以平时我也经常加班,不信你去问问恰久窆啊垮楚。”

  看到张敬尧焦急地样子,骆兴朝赶紧挥手示意,安慰着说道:“好了,老张,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随口一问,你不要太敏感了,实话实说,我仔细询问过陈召华的【民国谍影】口供,他在事发的【民国谍影】前一天,还在医务所值班,给人用过药,那个时候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药还没有问题,所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药被人下毒,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那天晚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那天晚上留在总部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很多,我只能一个一个查证,对谁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样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,绝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针对你,你可不要在意!”

  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态度和蔼,让张敬尧放心不少,他无奈地说道:“兴朝,我知道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严重性,这种事情可不敢沾边,一个不好,可就把小命丢在这里了,由不得不谨慎啊!”

  骆兴朝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谈话,还真没有针对张敬尧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之前宁志恒就交待过,一切都要大张旗鼓的【民国谍影】查,中规中矩的【民国谍影】查,要让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知道他骆兴朝没有应付了事,所以他在盘查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都询问的【民国谍影】很仔细,让很多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心惊胆战,生怕和这件事情牵扯上。

  骆兴朝接着说道:“我明白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,放心,对你,主任和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信得过的【民国谍影】,那我再问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好,好,你问!”

  “那天晚上,你具体做了什么工作?有没有人和你一起工作?或者为你证明?”

  张敬尧一听,不禁犹豫了一下,骆兴朝顿时眉头一挑,语气变得有些生硬,问道:“怎么?老张,如果你没有拿得出手的【民国谍影】证明,我这里也不好通融啊!”

  张敬尧一听,赶紧解释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只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在处理一些资料,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容有些敏感。”

  话刚说到这里,看到骆兴朝面露不善之色,急忙又改口说道:“当然,兴朝,这些事情也没有瞒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必要,这特工总部里面,你如果不可靠,就没有可靠的【民国谍影】人了!”

  其实大家都清楚,日本人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里最信任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只怕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眼前这个骆大处长了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主任李志群也在他监视之列,所以说,说骆兴朝是【民国谍影】最不可能出问题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这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共识。

  可骆兴朝没有为之所动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坚持问道:“老张,你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清楚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我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,不然这一关你可过不去!”

  张敬尧一听,只好说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王副主任投过来之后,将他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两支救国军交代了出来,这件事情你知道吧?”

  骆兴朝说道:“这我知道,也算不上什么秘密!”

  张敬尧点头头接着说道:“日本军队在荆泽剿灭了这支部队,抓捕了大约三百多名俘虏,你也知道,我们三处,是【民国谍影】专门负责打探苏南地区的【民国谍影】救国军和新四军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,所以我在这些俘虏的【民国谍影】整训期间,调查和审问了一些重要人员,想以此找出了有关救国军和新四军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情报。”

  骆兴朝顿时心头一紧,脸上却不动神色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看来你是【民国谍影】有所收获呀!”

  “也谈不上什么收获,这些俘虏里面,大概有十几名军官,我一一审问之后,这些人都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很配合,但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人开了口,我从中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,所以那天晚上,我就在整理这些资料,并且正准备制定一项行动计划。”

  骆兴朝心中一惊,没有想到,荆泽一战的【民国谍影】后遗症到现在还没有结束,张敬尧这个老牌特务竟然有了新的【民国谍影】收获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个重大情况。

  于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微微一笑,接着问道:“这也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你的【民国谍影】一面之词,当天晚上还有谁能够为你证明呢?”

  张敬尧摊手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这些事情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机密,我又怎么能够让别人接手,所以整个晚上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,整理完材料,写完计划书,我就休息了。”

  “那可就不好说了,老张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故意为难,你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我无法证明,向主任汇报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对你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大为不利啊,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材料和计划书现在在哪里?我需要查看一下!”

  张敬尧赶紧起身,来到办公室的【民国谍影】另一侧,在保险箱上轻轻旋转密码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故意用身子挡住了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,让骆兴朝无法看到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,然后取出一个文件袋,再将保险箱关好。

  转身来到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,开口解释道:“行动计划书已经制定完成,上交给主任审批了,我这里只有一份材料,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份审讯记录,请兴朝你过目。”

  骆兴朝伸手接了过来,他缠手打开文件袋,正准备将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文件取出来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此时心中一动,他知道张敬尧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急于证明自己,所以才肯将这份情报让自己查看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就这么直接查看,如果最后自己出手破坏了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计划,让李志群无劳而返,那自己可就有暴露的【民国谍影】危险。

  这个时候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将文件的【民国谍影】上半部分抽了出来,骆兴朝眼光一扫,就将文件最开端的【民国谍影】封头文字记了下来,随即他哈哈一笑,又慢慢地将文件塞回了文件袋,递回给了张敬尧。

  张敬尧有些诧异地看着骆兴朝,不明白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。

  骆兴朝笑着说道:“老张,既然你已经把计划书都交给主任了,我看就不会有什么问题,这文件我就不查看了,毕竟事关机密,少一个人知道,就安全一份。”

  张敬尧一看,心里也不愿意让骆兴朝知道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容,他笑呵呵地接过文件袋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点头说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这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容和咱们追查的【民国谍影】上海情报科一点关系都没有,主要关于是【民国谍影】新四军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点情况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主任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很重视,这不,计划书交上去到现在都没回信,主任这几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太差,我也不敢去问!”

  新四军?张敬尧审问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救国军俘虏,为什么情报却是【民国谍影】关于新四军的【民国谍影】?这里面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情况?

  骆兴朝本人虽然是【民国谍影】国党特工,但对于新四军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偏见的【民国谍影】,毕竟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坚持抗战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国人,况且目前现在是【民国谍影】两党合作抗日期间,枪口一致对外,如果新四军有损失,这对大局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利。

  骆兴朝脑子里在飞快思索着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面上却不露声色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主任现在被一堆烦心事围着,如今咱们特工总部大伤元气,又得罪了新政府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人物,把警政部副部长都丢了,你说,他哪里有心情管这些事,你也别着急了。

  不过老张,你说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些情况,我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去核实的【民国谍影】,职责所在,你可不要多想啊!”

  “当然,当然!”张敬尧连连点头,这些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甄别工作必须的【民国谍影】程序,骆兴朝对他还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客气的【民国谍影】,没有太为难他。

  “其实兴朝,你过两天就可以见到这些军官了,可以直接向他们核实情况。”

  “什么情况?”

  “主任已经决定,这些军官都会调入我们特工总部,因为这些人是【民国谍影】王副主任的【民国谍影】旧部,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安排还要王副主任说了算。”

  张敬尧又将这些军官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大概介绍了一下,骆兴朝听完之后,也没有再多问,和张敬尧闲聊了几句,这才起身离去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