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九百八十四章 雨夜换药(求月票)

第九百八十四章 雨夜换药(求月票)

  七十六号特工总部,骆兴朝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【民国谍影】瓢泼大雨,心中暗自盘算着什么。

  今天李志群从影佐机关回到特工总部,马上就命令各行动大队停止对丁墨势力的【民国谍影】攻击,一切果然如处座所料,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报复计划只进行了一天,就因为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过早插手而停止了。

  这个结果确实让骆兴朝极为失望,一场好戏刚刚开场,就被叫停了。

  不过他现在更关注的【民国谍影】,是【民国谍影】今天晚上毕文祥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,一切准备就绪,今天必须行动了。

  因为是【民国谍影】雨夜,大院里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卫们都缩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屋里没有出来,院子里灰茫茫的【民国谍影】全是【民国谍影】水,远处看去模糊一片。

  不多时,毕文祥敲门而入,来到骆兴朝面前,汇报道:“处长,院子里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卫们已经少了很多,几个大队长也都撤回驻地了,看来双方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停战了。”

  之前为了应对紧张的【民国谍影】局势,驻守在上海市区各处的【民国谍影】五个行动大队,都派了人手守卫在极斯菲尔路七十六号大院里,生怕丁墨逼急了孤注一掷打上门来,现在既然已经停战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都各自撤回到了驻地。

  骆兴朝没有回头,目光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注视着窗外,缓缓地说道:“知道了,便宜这些家伙了!”

  毕文祥接着说道:“不过吴世财好像不在办公室里。”

  骆兴朝皱了皱眉,吴世财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一行动大队驻地就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本部,这个时候会去哪里呢?

  他回来之后,按照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吩咐,派人盯紧了这些主要干部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吴世财一直没有露面,这让骆兴朝不禁有些可惜,他知道处座一定在寻找目标下手,现在看来,吴世财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暂时无法掌握了,只好暂时放过他了。

  他转头看向毕文祥,开口问道:“事情都准备好了?”

  “安排好了,我这两天都找借口留在总部值班,今天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样,我想等后半夜,等值班人员睡的【民国谍影】沉了再动手,”

  “好,千万不要勉强,一旦有问题就停止行动,我们再找机会。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我会小心行事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到了凌晨两点钟左右,雨势比上半夜还要大一些,院子里已经有了不少积水,空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雨像掉线的【民国谍影】珠子一样落下来,砸在地面上冒起一个个水泡。

  毕文祥一身雨衣雨鞋,头上的【民国谍影】雨帽将整个脸都遮盖住,他借着雨势,出现在了特工总部医务室的【民国谍影】门口,左右看了看,然后轻轻推门而入。

  他早就观察好了,知道医务室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门,晚上是【民国谍影】不锁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应对突发状况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各个房间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上了锁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熟门熟路地来到一处房间门口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陈召华坐诊的【民国谍影】诊室。

  从怀里取出了一把钥匙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前两天找借口看病时,从陈召华的【民国谍影】随身钥匙上盗取了印模,专门配好的【民国谍影】钥匙。

  为了这次行动,他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,所有细节都已经考虑到了,钥匙插入,轻轻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拧,锁环弹开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就在这个时候,从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医生值班室里传出来桌椅挪动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,毕文祥反应灵敏,手指轻轻一合,将锁环又扣了回去,然后几个闪身快速退回了走廊拐角,静静地守候着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过了许久,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又安静了下来。

  毕文祥暗自松了一口气,估计是【民国谍影】值班医生半夜醒来喝水,或者是【民国谍影】别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不过毕文祥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等了近二十分钟,确认没有问题之后,这才又悄悄的【民国谍影】来到诊室门口。

  再次用钥匙打开门锁,轻轻推门而进,回身将房门关紧,今天因为是【民国谍影】雨夜,没有月光照映,屋子里是【民国谍影】漆黑一片。

  他掏出一个手电,打开后,光柱在房间里扫了一下,看清楚了程设,他很快就来到了药品柜前,轻轻打开,陈召华平时出诊的【民国谍影】药品箱就放在这里。

  毕文祥没有挪动药品箱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直接解开皮扣,打开箱盖,很快找到了一个较大的【民国谍影】玻璃瓶,里面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半瓶外用白药粉末,他拧开瓶盖,从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玻璃瓶,里面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些白色的【民国谍影】粉末。

  他仔细地将这些白色粉末倒入白药瓶里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不敢倒多了,如果加药太多,会引起陈召华的【民国谍影】注意,这个时代的【民国谍影】药品极为珍贵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特工总部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样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药箱里大概有多少药,一般心里都有个数。

  看着两种粉末倒在一起,毕文祥不放心,怕别人看出什么来,又用棉签将这些白色粉末搅匀,确认别人看不出破绽,他这才轻轻地把瓶盖拧上。

  接下来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逐步还原,毕文祥是【民国谍影】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,做这些事情并不困难,他按照记忆恢复一切痕迹,然后又取出一块毛巾,将脚下踩过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把足迹和水渍都擦拭干净,直到倒着退到门口,确认没有什么漏洞,这才开门退了出去。

  将门锁重新锁好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刚才一样,倒着清除了足迹和水渍,一直退到医务室门口,他这才将毛巾收好,转身看了看四周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大雨倾盆,四周漆黑,迷茫一片,他将雨帽扣上,快步冲进雨雾里,很快消失不见。

  办公室里,骆兴朝在屋子里焦急地走来走去,毕文祥出去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时间比预料的【民国谍影】要长很多,这让骆兴朝极为焦虑,好在此时,房门被推开。

  毕文祥已经换了上了干净的【民国谍影】衣服和皮鞋,一身干爽,走了进来。

  骆兴朝赶紧上前询问道:“怎么样?顺利吗?”

  毕文祥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一切都很顺利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中有些响动,我多观察了一会,正好天公作美,今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雨正好掩护了行动,除了巡逻队,外面一个警卫都没有。”

  骆兴朝这才放下心来,他接着说道:“把你行动时的【民国谍影】物品,都擦干净拿过来,放在我这里来。”

  毕文祥一愣,回答道:“这太危险了!”

  “放在你那里更危险,明天无论行动成功与否,李志群一定会察觉到内部有人进入过医务室,到时候很可能会搜查各处,放在我这里,没有人敢搜查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李志群也不敢硬来。”

  骆兴朝这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实话,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超然,只要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行动中当场被抓住,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追查,谁也查不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上来,也正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如此,宁志恒不允许他亲自参与行动,一向只有他去搜查别人的【民国谍影】份,甚至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李志群也不敢搜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。

  毕文祥一想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道理,他马上转身离去,不多时把已经擦拭干净的【民国谍影】雨衣雨鞋都带了过来,还有钥匙和毛巾还有那个小药瓶。

  这些东西他都不敢随意丢弃,七十六号特工总部里的【民国谍影】精明特工不少,万一落在这些人手里,后果很难预料。

  骆兴朝示意他回去休息,自己将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物品放入一个皮箱里,锁在文件柜里,一切收拾妥当,这才心神稍安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下了一夜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雨终于停了,空气中充满了清新的【民国谍影】味道,特工总部第二行动大队队长吴振明,在一众警卫的【民国谍影】护卫下,走出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住所。

  这段时间形势一直非常紧张,前天晚上,吴振明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二行动大队也参与了报复行动,双方互有损伤,好在昨天听到李志群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,丁李双方之间的【民国谍影】争斗告一段落,停止一切报复行动,他这才有所放松。

  不过该有的【民国谍影】警惕之心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带足了十名警卫,从住宅赶往行动二大队的【民国谍影】驻扎地。

  轿车慢慢地开出了院门,两辆轿车一前一后护卫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住宅距离驻扎地并不远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十多分钟左右的【民国谍影】路程,主要是【民国谍影】上海市区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口太多,车辆在大街上根本跑不起来,不然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几分钟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。

  车辆很快拐进了一条街道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去往康家桥驻地的【民国谍影】必经之路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行人很多,司机只好放缓了速度,大家也不以为意,平时来到这里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如此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哗啦一片枪声响起,吴振明轿车上的【民国谍影】所有玻璃被同时击碎,因为出枪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非常一致,所以给人感觉好像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声轰鸣,司机和一名保镖就被同时击中,身形一歪倒在座位上。

  紧接着路旁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行人几乎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同时,突然从手中抛出几枚手雷,顺着已经破损的【民国谍影】车窗准确地投入车摹久窆啊口,只听几声巨大的【民国谍影】爆炸声响起,这辆轿车被炸的【民国谍影】剧烈震动着,在街道上晃来晃去一路撞在街道旁的【民国谍影】电线杆上,停了下来。

  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切发生的【民国谍影】极为突然,枪手和行人配合的【民国谍影】极为完美,就在吴振明的【民国谍影】轿车经过这几名行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枪手突然袭击,行人马上投弹补枪,一切动作行如流水,整个过程好像演习了千百遍一样,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瞬间就完成袭击动作。

  前后两辆轿车上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卫,被这一突变,吓得赶紧停车,纷纷掏出枪支,推开车门,试图寻找袭击者,救助大队长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街道两旁早就埋伏了枪手,他们抢先射击,直接把这些警卫封在车摹久窆啊口无法动弹,而且这些枪手的【民国谍影】枪法精准的【民国谍影】可怕,子弹密集射击,只一开始接触,这些警卫就纷纷中枪,被打得浑身是【民国谍影】血,倒在座位之上。

  子弹打的【民国谍影】轿车壳体“梆梆”直响,片刻之后停止了攻击,这个时候,就听有人喊道:“教官,车里还有活口!”

  “不要管了,丁部长说了,我们只杀首恶,给兄弟们报仇,其他人放他们一条生路!”

  随后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一阵脚步之声,快速远去,街上为之一空,所有行人也被这突然发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变故,早就吓得四散奔逃,不见踪影,整个街道只有这三辆轿车孤零零横在中间。

  过了好半天,最前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护卫轿车里,才慢慢地抬起两个脑袋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仅存的【民国谍影】两名警卫,袭击时侥幸逃过一劫,在车里听得心惊胆战,压低了脑袋不敢露头,静静地等了好半天,察觉外面没有了动静,这才敢冒出头来。

  他们哆哆嗦嗦地下了车,踉踉跄跄来到吴振明的【民国谍影】轿车前,通过车窗口看去。

  只看见轿车车厢里全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崩散的【民国谍影】鲜血和衣服碎片,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司机和保镖,还有车后座的【民国谍影】吴振明,三个人早就被炸的【民国谍影】浑身是【民国谍影】血,模糊一片,气绝多时了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