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八百七十六章 敌人入伏(求月票)

第八百七十六章 敌人入伏(求月票)

  宁志恒看着森木惠生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估计他也确实没有什么可以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了,再说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体状况,还真没有办法继续拷打下去,不然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活活打死了。

  不过按照森木惠生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重庆情报网尚存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已经被自己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差不多了。

  四个间谍大头目,已经有两个落在自己手里,至于武装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头目松井健介,不出意外,明天晚上也难逃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心。

  现在只剩下负责气象侦查的【民国谍影】观察组头目松田次郎,以及他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观察小组。

  至于森木惠生口中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直属总部管辖的【民国谍影】几名高级特工,现在也都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掌控之中,目前还有两个内鬼没有挖出来,不过宁志恒决定暂时先留下他们,另做打算。

  这样算下来,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清剿行动应该很快就可以结束了,自己也要尽快回到上海坐镇。

  现在长沙会战即将结束,日本情报部门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将从战场转到敌后,此时又正是【民国谍影】汪伪政府初建之时,七十六号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实力日甚一日,对苏浙皖三省的【民国谍影】控制越来越严,这种严峻的【民国谍影】形势之下,没有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做掩护,上海情报科也难保不出意外,自己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宜离开太久。

  至于这些已经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,宁志恒也决定暂时放一放,同时抓捕这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,动静一定很大,这有可能会惊走了松井健介,放弃接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刺杀行动,这些人一旦脱钩,再找他们可就困难了,必须要保证明天晚上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成功。

  而且根据森木惠生的【民国谍影】交代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掩饰身份,除了武汉总部知道外,他所管辖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下线组织都不知道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说,这个名叫惠源的【民国谍影】比丘僧是【民国谍影】生是【民国谍影】死,他们都不会注意到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自己只需要再等一天,到明天晚上自己就可以把这些人一网打尽,所以并不急在一时。

  宁志恒也没有派人去跟踪监视这些人,监视这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,所需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手太多,自己明天晚上需要大量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话安排不过来。

  再说监视目标太多,也极易发生意外,所以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要惊动他们,以免打草惊蛇。

  第二天下午五时,聚仙楼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处街道边,停放着一辆黑色轿车,宁志恒身穿便装,坐在后座上,微微闭上眼睛,养神静气。

  不多时,车门打开,同样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便装打扮的【民国谍影】邵文光钻了进来。

  “处座!”

  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

  “对方已经有动静了,今天中午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聚仙楼换了一个伙计,原因是【民国谍影】原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个伙计出门摔了一跤,把头摔破了,伤势不轻,所以把本家兄弟介绍来顶一段时间。”

  邵文光早就收买了聚仙楼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做眼线,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睛。

  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异常情况,不管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对方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,最后都要一起抓捕。

  宁志恒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:“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买通了那个伙计,把人安插进来了,一个人潜进来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投毒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爆破,要不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近身刺杀,且让他多活一刻,时间一到,一起动手!”

  邵文光又接着汇报道:“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伏击点还没有动静,现在天色还早,等一会天色暗下来,我估计他们就要进入伏击点了。”

  宁志恒看了看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天色,点了点头,问道:“大观坪那边有消息了吗?”

  邵文光疑惑地说道:“没有,这些人真沉得住气,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打算的【民国谍影】?会不会只安排了这一个杀手?”

  “不可能,时间这么紧,又只有这一次机会,他们绝不可能就这样放过,一定会全力以赴,我估计大观坪是【民国谍影】主要伏击点,因为在那里伏击的【民国谍影】成功可能性最大,如果出了意外,我没有经过大观坪,或者伏击不顺利,让我躲过了这劫,他们才会在聚仙楼动手。”

  宁志恒并不在乎对方有什么设计,此次行动他抢尽了先机,只要对方有动作,那么就难以逃脱,要知道,为了引蛇出洞,他把所有武装力量都调动了起来,一力破万法,以绝对的【民国谍影】优势压倒对方,不怕他们能逃出生天。

 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,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,聂天明和赵江早早地来到聚仙楼,准备迎接各处赶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亲朋旧故。

  邵文光再次匆匆赶了过来,一打开车门,语气兴奋地说道:“处座,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出现了,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监视人员发现,有不明身份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向大观坪那处山地上聚集。”

  “好!”宁志恒拳掌一击,日本人果然忍不住了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如他所料出现了,只要进了大观坪,就已经进了提前布置的【民国谍影】埋伏圈。

  所谓狮子搏兔,亦尽全力,在大观坪的【民国谍影】四周,自己足足布置了两个行动科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全副武装的【民国谍影】精锐,由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师兄卫良弼亲自率领,只等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声令下,就可以迅速出动,把守住周围的【民国谍影】通道,将日本武装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团团包围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插翅也难逃脱。

  邵文光接着汇报道:“聚仙楼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三个伏击点,也出现了枪手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聚仙楼对面那个戏院的【民国谍影】屋顶上出现了两个枪手,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布置在四周,就等着您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了。”

  “日本人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出尽全力了,把所有可能的【民国谍影】袭击手段都用上了,看来为了除掉我,是【民国谍影】使出了浑身的【民国谍影】解数,他们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环扣着一环,设计了多重的【民国谍影】布置,如果不知道内情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再机警,也难以全部躲过去,这个松井健介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处心积虑了!”

  说完,宁志恒抬手看了看时间,现在已经是【民国谍影】六点二十分,摇头说道:“不要紧,我再给他们一点时间,看一看他们还有没有别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段。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邵文光点头领命。

  而就在此时,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总部机关,副局长黄贤正看着下班时间已到,迈步走出了自己办公室。

  下了楼,司机把车开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,余光佑拉开车门,黄贤正正要上车,就看见身后几名军官也快步从办公楼内走了出来。

  这几个人脚步匆忙,边走还边说着话。

  “老赵,我那辆轿车出了点毛病,今天就搭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车吧!”

  “又是【民国谍影】我,你这个家伙也太会算计了,不就舍不得那点汽油吗?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又快抽空了?我是【民国谍影】服了你了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勤俭持家啊!”

  “别瞎说,是【民国谍影】真坏了,今天一大早就打不着火了…”

  “我说摹久窆啊裤们两个别磨蹭了,坐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车,赶紧过去吧,早一点过去,没准还能和宁处长说上两句话!”

  “对,对,我们快走!”

  几名军官边说边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,发动车辆,一路行驶出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门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