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细说摹久窆啊口情(求月票)

第八百六十二章 细说摹久窆啊口情(求月票)

  接下来宁志恒亲自为谷川千惠美完成了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系列程序,盯着谷川千惠美写完了一切材料,并为她拍照,最后把她的【民国谍影】效忠书和照片存入行动二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密档室,列为保密等级最高的【民国谍影】文件,在行动二处,只有他自己才有权限查看。

  一切手续办完,宁志恒这才带着谷川千惠美离开了审讯科,来到了距离二处很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处院落里,这里是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二处布置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屋。

  行动二处里面人多眼杂,宁志恒并不能保证消息不被泄露,所以最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决定,把谷川千惠美安置在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屋才最稳妥。

  宁志恒对谷川千惠美交代道:“这里很安全,我会派人专人保护你,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每一个调查行动都要经过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同意,每时每刻都不能离开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视线,直到行动结束,如果需要人手也可以随时告诉我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好不要起别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思。”

  谷川千惠美点头答应,她知道对方会严密控制她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,毕竟宁志恒不可能完全相信她。

  负责保护监视谷川千惠美的【民国谍影】,是【民国谍影】行动队长冷青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嫡系手下,做事也很牢靠,他带着几名亲信手下伪装成随从,留在这栋安全屋里。

  宁志恒一切安排妥当,这才对谷川千惠美问道:“我们今天抓捕的【民国谍影】魏三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松野知洋,他作为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助手,知不知道这四个情报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具体情况?”

  谷川千惠美点了点头:“他不知道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小组成员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知道这四个情报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位置和大致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毕竟每一次去接头见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他都在一旁策应,很多事情瞒不了他。”

  宁志恒闻言点了点头,他在考虑要不要抓捕这四个情报小组?目前来看,他并不想让谷川千惠美被捕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泄露,如果冒然抓捕谷川千惠美所管理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小组,那就很难瞒得过日本人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如果把事情推到松野知洋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上,事后找个机会,把松野知洋落网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传出去,这样也可以解释为,是【民国谍影】松野知洋的【民国谍影】落网,才导致这四组情报人员的【民国谍影】暴露,当然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后话,现在宁志恒需要知道谷川千惠美怎么进行接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追查。

  宁志恒问道:“说一说摹久窆啊裤接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打算怎么做。”

  谷川千惠美整理一下思路,开口解释道:“在武汉总部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我结识一批情报官员,后来有很多被调往重庆,其中一名情报官,名叫森木惠生,今年三十七岁,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名颇有资历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员,他在一年前奉命调入重庆,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资历,在重庆情报网一定会担任重要角色。”

  宁志恒一听顿时来了兴趣,开口问道:“这个人在情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比你怎么样?”

  谷川千惠美耸了耸肩,有些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我在特高课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人脉的【民国谍影】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调到了军部情报处之后,军方对我们并不重视,我之前基本上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担任指挥职务的【民国谍影】。”

  谷川千惠美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很明显,这位森木惠生少佐,地位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她之上的【民国谍影】,那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说,此人在重庆地下网,最少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大头目之类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色,绝对是【民国谍影】价值巨大。

  宁志恒问道:“你对他很了解?”

  谷川千惠美微微一笑,语气轻悠悠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每个人都像宁处长这样不解风情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宁志恒立时就知道了,谷川千惠美和森木惠生之间关系必然暧昧,所以对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极为了解。

  “你打算怎么找到他?”

  谷川千惠美介绍道:“森木惠生有一个爱好,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极爱下围棋,只要一有闲暇,就会到处邀请围棋高手对弈,而且这个人思维缜密,棋力很高,据说之前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棋院的【民国谍影】棋手,在军部几乎没有人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对手。”

  围棋在日本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甚高,历史极为悠久,初期只在日本统治阶层流行,后来逐渐流传到民间,到了近代已经风靡全国,围棋高手颇多。

  “你是【民国谍影】说他来到重庆之后,会忍不住去找围棋高手对弈,我们可以凭借这个线索找到他。”

  谷川千惠美点了点头说道:“森木惠生这个人嗜棋如命,这么长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他绝对忍不住的【民国谍影】,而且就在他离开武汉之前,他剃光了头发,头上还烤了戒疤。”

  “戒疤?”宁志恒诧异地问道,他略一思索,就很快明白过来,戒疤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国佛教徒特有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征,“森木惠生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想伪装成和尚潜入重庆。”

  “对,他为了烤戒疤,提前一个多月就剃光了头,平时里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戴着军帽掩饰,只有我才知道这些内情,当时我就有所猜测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并没有说破,要知道在重庆地区,大多数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信奉道教,信奉佛教的【民国谍影】寺庙并不多,我们只要去调查一下,有没有去年十月份左右来到重庆,并且喜爱下围棋的【民国谍影】僧人,很快就可以找到他。”

  宁志恒闻言大喜,有了谷川千惠美这个熟知日本谍报部门情况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很多事情就变得容易起来,这些条件加在一起,符合要求的【民国谍影】僧人并不多,再加上谷川千惠美就认识森木惠生,找到他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难事!

  宁志恒满意地点头吩咐道:“非常好,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办,需要调查人手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你可以对冷青说,他会做好这些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只需要结果。”

  谷川千惠美点头答应,又接着说道:“还有一个情报员,名叫松井健介,这个人是【民国谍影】个行动高手,在总部一向是【民国谍影】负责行动队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他和森木惠生是【民国谍影】同时离开的【民国谍影】,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。”

  宁志恒说道:“所以你认为松井健介也和森木惠生一样被派入了重庆潜伏。”

  谷川千惠美微微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!当时武汉会战接近尾声,中国政府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部门都已经迁移到了重庆,军部下令调集大量情报人员借着这个机会,对重庆进行渗透,提前布局,情报处就挑选了一批成员,森木惠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其中之一,至于松井健介应该也在其中,而且据我了解,松井健介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很多行动队员都一起消失了,所以我判断,松井健介很可能负责带领一支行动小组,潜入了重庆。”

 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