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八百二十五章 再次相见(求月票)

第八百二十五章 再次相见(求月票)

  这个时候,同事胡参谋走了进来,看着梁实安愣愣地发呆,忍不住说道:“老梁,你这一天老是【民国谍影】躲在办公室里怎么行,没事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去串个门,找人说一说话,也联络一下,多个朋友多条路嘛!”

  梁实安用手轻轻的【民国谍影】揉着太阳穴,目光依旧盯着天花板没有移动,嘴里悠悠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我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老实待着吧,这里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委员会,能够出头的【民国谍影】,那个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有门路,有背景?光靠嘴皮子济什么事。”

  感慨之后,接着说道:“上次老刘去请陈秘书吃饭,结果花了两个月的【民国谍影】薪水,最后连个水花都没见,不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老老实实地熬日子,我这点薪水连一家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吃喝都管不了,可应酬不起。”

  胡参谋闻言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奈,他知道梁实安的【民国谍影】负担重,平时和同事们应酬都不敢参加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怕回请不起。

  “那倒也是【民国谍影】,这些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人物眼睛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冲着天上看的【民国谍影】,人家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界高的【民国谍影】很,见的【民国谍影】场面多了,老刘那顿饭花销不少,结果人家还嫌寒酸,事情没办成反而得罪了人,这次是【民国谍影】休想调走了,哎,这年头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有背景和靠山,这才是【民国谍影】出头的【民国谍影】硬道理。”

  梁实安这时候也不再发呆,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,也给胡参谋续了一杯,放在胡参谋的【民国谍影】桌上,犹豫了片刻,最后开口说道:“老胡,月底了,你这兜里还有余额没有?”

  胡参谋一听,没有多说,直接把兜里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钱掏了出来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几张法币,还有两块银元,都摊在桌案上,说道:“这个月的【民国谍影】薪水,就剩下这么多了,你拿一半,给我留一半。”

  梁实安感激的【民国谍影】看着胡参谋,叹了口气说道:“多谢了,这个月原本能支撑过去,可我父亲的【民国谍影】哮喘又犯了,哎,光是【民国谍影】药钱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大笔开销,实在过不去了。”

  “行了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兄弟,好在我孤家寡人,没有什么拖累,日子还过得去。”胡参谋一把抓起桌子上的【民国谍影】法币,只给自己留了一张,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连同两块银元,都塞到梁实安的【民国谍影】兜里。

  梁实安拍了拍胡参谋的【民国谍影】肩膀,没有多说,这个时候,桌案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铃声响起。

  胡参谋上前拿起电话,电话那边一个低沉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响起。

  “梁实安?”

  胡参谋赶紧把电话递给梁实安,示意是【民国谍影】找他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梁实安接过电话问道:“我是【民国谍影】梁实安,请问…”

  “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!”

  梁实安顿时一惊,他看了一眼身旁的【民国谍影】胡参谋,低声问道:“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现在到大门口东侧的【民国谍影】盛华西餐厅,我在这里等你!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我马上到!”

  放下了电话,梁实安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,强自按耐住忐忑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。

  胡参谋看着梁实安的【民国谍影】脸色有异,忍不住问道:“谁找你?”

  梁实安勉强笑了笑,对胡参谋说道:“一个老朋友,我出去一下,一会就回来!”

  说完,一刻也不敢耽误,走出了办公室,一路快行向大门外走去。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,让梁实安的【民国谍影】心里着实摹久窆啊垦以平静,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梁实安只要一想起来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惶惶不安,一有个风吹草动,就怀疑是【民国谍影】身边有人在跟踪监视着他。

  好在这两年来,总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平平安安,他原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,没有想到,今天接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。

  宁志恒是【民国谍影】何许人也?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清楚的【民国谍影】,军统局高层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对外来说是【民国谍影】公开的【民国谍影】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梁实安身处在军事委员会,这些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秘密。

  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两年时间,当年的【民国谍影】宁组长已经飞黄腾达,平步青云,成为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绝对高层,位高权重。

  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人物怎么还会给自己打电话?难道是【民国谍影】当年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还有首尾,但愿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坏消息。

  梁实安很快来到盛华西餐厅,推门进入大厅,一个中山便装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年,迎上前给他做了个请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势,然后将梁实安领到一个雅间门口,推开门,示意梁实安。

  梁实安点头示意,迈步进入房间,就看见一个面容俊朗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年已经端坐正中,微笑着看着他。

  梁实安赶紧顿首行礼,恭敬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卑职见过宁处长!”

  宁志恒看了看梁实安,虽然之前他派人对梁实安也进行过一些调查,但一直没有时间亲自接触,这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两年后第一次见到他。

  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在梁实安身上扫过,微微点头说道:“梁参谋,多时不见,你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清减了不少!”

  梁实安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状况确实不佳,他苦笑着说道:“我还好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处长您一点都没有变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那样气宇不凡。”

  宁志恒在这两年来,在容貌上确实没有多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变化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身居高位日久,在气质上给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压迫感越来越重,梁实安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这一点。

  宁志恒挥手示意梁实安入座,指着桌上的【民国谍影】菜肴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随便点了一些,你随意!”

  眼前虽然是【民国谍影】满桌的【民国谍影】菜肴,可梁实安心中难安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心食用,他小心看了宁志恒一眼,开口问道:“宁处长,不知道您找我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什么吩咐?”

 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确实有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找你,我问你,这两年来,日本方面有没有来联系摹久窆啊裤?”

  “没有!”梁实安赶紧摇了摇头,肯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,“这两年来没有任何人接触过我,我想日本人不会再相信我了。”

  “不,他们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怀疑你,不然早就找人告发你,或者对你下手了,他们还留着你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能够确定你是【民国谍影】否可靠,所以我们还有机会!”

  “机会?您指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?”

  “我这一次叫你来,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一件任务交给你。”

  宁志恒没有绕弯子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开门见山地说出来意,直接把寒江计划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容解释给梁实安听,最后说道:“这个计划很重要,我们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埋下你这颗钉子,引诱对方接触你,他们如果上钩,你就要逐步取得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信任,并在最关键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刻,按照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需要,传递消息给他们,这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你要做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