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七百六十五章 准备回家(求月票)

第七百六十五章 准备回家(求月票)

  刘大同对重庆地区的【民国谍影】商户都有所了解,知道赵建业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是【民国谍影】谁,现在又拿着市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红批文件找上门来,也不得不应付一番。

  老实说,他从心里不愿意搭理赵建业的【民国谍影】,现在重庆到处都是【民国谍影】难民,住房条件极为困难,很多贫民区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难民自己动手搭的【民国谍影】简易窝棚勉强栖身,现在这一片校舍安置了一大批的【民国谍影】难民,自己如果出警把人强行赶走,岂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徒惹人唾骂,再说,自己这个警察局长又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跟脚,真当自己是【民国谍影】跑腿的【民国谍影】伙计?

  不过刘大同自小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从市井里混迹长大的【民国谍影】,在底层摸爬滚打了几十年,处事油滑,向来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见人三分笑,他不急不火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赵老板,现在长沙大战一起,从前方逃到重庆城里的【民国谍影】难民越来越多,目前政府号召尽全力安置安抚,现在这个情况下,你让我出头作这种事,有些不厚道啊!”

  赵建业看着刘大同心中暗骂了一声,看来自己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汪秘书长并不足以让这位刘局长为自己出力,没有真金白银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,对方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会白白出手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他不再多说,转身从公文包里取出两叠子钞票,向前一步轻轻地放在了刘大同面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桌上,再次说道:“刘局长,我当然也不会让你白辛苦一场,这些拿去给弟兄们喝茶,事成之后,我还有一份心意奉上!你看怎么样?”

  刘大同眼睛一亮,身形向前扫了一眼,顿时又有些扫兴,现如今法币的【民国谍影】价值一路走低,两叠子的【民国谍影】法币看着不少,其实也不过两千美元,他如今坐稳警察局长的【民国谍影】位子,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灰色收入甚多,这些钱还不足以让他昧着心意去做那些勾当。

  他抬头看了看赵建业,嘴角撇了撇,语气变得懒散起来,开口说道:“赵老板是【民国谍影】作大买卖的【民国谍影】,就不要在我这里耽误时间了,我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兄弟也不济什么事,其实我建议你找一找军方的【民国谍影】门路,随便找一些当兵的【民国谍影】把人赶走不就得了!”

  刘大同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让赵建业心头恼火,这个家伙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嫌少啊!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之前他根本没有打算掏这笔恰久窆啊慨,还以为汪秘书长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子就足够了,毕竟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对付一群无权无势的【民国谍影】难民,这对警察局来说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举手之劳,可没有想到,这个刘局长却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  至于找军队帮忙,就更是【民国谍影】没谱了,重庆城如今是【民国谍影】陪都,能够驻扎在重庆城里担任护卫力量的【民国谍影】,当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委座最信任的【民国谍影】嫡系,自己需要花费多少,才能让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部队为自己做事?再说这事也不归军队管辖,自己真要有这个门路,也不至于找上警察局。

  赵建业咬了咬牙,狠声说道:“刘局长,汪秘书长可是【民国谍影】陈先生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你这样做,太不给面子了吧?”

  刘大同这时看赵建业直接出言威胁,就知道他不愿再加码掏钱,心中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很不高兴,既然没有足够好处,他可就不愿意再多耗费时间了,至于那个汪秘书长,虽然背景深厚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跟自己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系统的【民国谍影】从属关系,想要为难自己,只怕还差点斤两,要知道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跟脚在军统局,只要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些军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佬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用太过顾忌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刘大同这时的【民国谍影】语气就不再客气了,冷声说道:“给不给面子,也要看你懂不懂事,赵老板,劝你一句,以后做事情多动动脑子,我这重庆警察总局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一个商人可以指手画脚的【民国谍影】吗?这点钱打发要饭花子呢?不过看在汪秘书长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子上,今天我就不追究了,送客!”

  “你…”刘大同的【民国谍影】突然翻脸,让赵建业措不及防,他不明白一个警察局长怎么有胆量敢忽视汪秘书长和他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他指着刘大同半天说不出话来,最后把脚一跺,拿起桌子上的【民国谍影】钱,一把塞回了公文包。

  “刘局长,那就后会有期!”

  说完,就气冲冲地摔门而去。

  刘大同看着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背影,轻啐了一口,低声骂道:“什么东西,真拿老子当跑堂伙计了!”

  刘大同对此并不以为意,这种事情他遇得多了,重庆城里的【民国谍影】权贵那么多,他怎么可能个个都伺候得过来!

  什么人不能得罪,什么人可以得罪,他心中自有一杆秤,像赵建业这样替人跑腿的【民国谍影】货色,他还不放在眼里,没有钱财可图,他自然就随手打发掉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办公室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铃声响起,他眉头一皱,轻轻拿起电话,慢条斯理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谁?”

  “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!”

  突然电话那边传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让刘大同手中一抖,差点把电话掉在地上,他立时挺身站了起来,态度恭敬地说道:“处座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头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距离上一次处长见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这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处长第一次打电话主动联系他。

  这近一年来,他几次求见处长,都被卫副处长挡了回来,都说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直在处理秘密任务,不得与旁人接触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知道,处长就在重庆,还多次在不同的【民国谍影】公共场所露过面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联系自己,搞的【民国谍影】自己一直惴惴不安,生怕处长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意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但卫副处长一向很是【民国谍影】和蔼可亲,还几次为自己出手解围,这和态度让刘大同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摸不着头脑。

  现在接到这个电话,刘大同的【民国谍影】心里顿时如一块石头落地,一下子就踏实了起来,看来处长终于是【民国谍影】想到自己了。

  “明天上午九点,你和延庆一起来行动二处,把之前我给你们安排的【民国谍影】查找那六名日本潜伏间谍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向我汇报一下。”

  宁志恒简短地交代了一下,他走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因为陈延庆做事仔细,很得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意,所以指定这项工作交给陈延庆负责,现在当然要一起过来汇报。

  刘大同闻言马上答应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处座,我马上通知延庆,明天向您汇报工作!”

  宁志恒又温言说道:“大头,很久不见了,这一次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很紧,电话里就不多说了,把资料都准备好,我要有大用,有事明天叙谈吧!”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这声“大头”,让刘大同心头更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松,他连声答应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是【民国谍影】,处座您放心,这项工作我们一直在做,资料已经准备好了,就等着向您汇报呢!”

  宁志恒特意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,刘大同和陈延庆如何敢怠慢,所以早就准备充分,等待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询问。

  宁志恒一听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,也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满意,看来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不错收获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“好,我等着你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消息,明天见!”

  宁志恒放下了电话,看了看时间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差不多了,这才起身准备回家看望家人。

  赵江一直守在外面配套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,这原本是【民国谍影】给秘书配置的【民国谍影】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根本就没有安排秘书这个岗位,所以由赵江暂时兼任。

  “处座!”

  “准备车辆,我们回家看一看!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“等一等!”宁志恒突然喊住了他。

  看了看自己和赵江身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军装,接着吩咐道:“出门不要太招摇,安排几个人跟随可以了,叫弟兄们都换上便服,你去总务处给我也领一身中山便装!”

  军统人员因为工作性质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除了军装之外,还额外发放两套中山便装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国统区里,最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男士服装,用来掩饰身份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合适不过了。

  宁志恒一直不想让宁家和军统局有过多的【民国谍影】往来,主要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怕人知道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底细,对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父亲和兄长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刻意交代过,不要对外宣称和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家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考虑,毕竟自己现在在身份过于显眼,低调一些没有坏处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赵江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吩咐,没有半点犹豫,他出身普通,能力一般,能够得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赏识,最要紧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点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对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一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绝对的【民国谍影】服从执行,绝不打一点折扣。

  不多时,赵江就赶了回来,手中捧着一套崭新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山便装,不过身后跟着总务科长简正平还有两个办事人员。

  简正平和两个办事人员手里都捧着大大小小一些盒子,宁志恒疑惑地看向简正平。

  看到宁志恒询问目光,简正平赶紧几步上前,恭恭敬敬的【民国谍影】解释道:“处座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局座特意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说摹久窆啊窥一直公务繁忙,很长时间没有回家看看了,只怕连给家人的【民国谍影】礼物都没有准备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特意为您准备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礼品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市面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紧俏货,您回家正好可以送给家人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这眼力笨拙,不知道这些礼品合不合您的【民国谍影】意,如果不行,我马上就更换,咱们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库房里什么都有。”

  简正平能够得黄贤正的【民国谍影】信任,坐稳这总务科长的【民国谍影】位子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八面玲珑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色,请客送礼是【民国谍影】看家的【民国谍影】本事,宁志恒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顶头上司,他又深知宁志恒在军统局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在保定系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,再加上黄贤正曾不止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叮嘱他,万万不可对这位上司有丝毫懈怠之意,他就清楚,自己在行动二处最应该听谁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行事了。

  所以早就准备好了高档礼品,这时正好跟着赵江就赶了过来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