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七百三十一章 上原离开(求月票)

第七百三十一章 上原离开(求月票)

  第二天一大早,上原纯平侍从官荒木哲就来请宁志恒去和上原纯平相见,不过这一次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去官邸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直接赶到了军部情报处。

  军统情报处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武汉汉口镇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心位置,四周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驻军,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车辆进入了戒备区,赶快就来到了军事情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楼内。

  办公楼里面还有不少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人员在来回穿行着,脚步匆忙,荒木哲把宁志恒领到了办公楼的【民国谍影】最高层,这一层只有上原纯平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,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。

  荒木哲将宁志恒请进上原纯平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,只见上原纯平正在一个书柜旁边亲自整理文件,桌案上也有不少的【民国谍影】堆积文件,略微显得有些凌乱。

  “叔父,听说摹久窆啊窥要去前线?怎么这么突然?”宁志恒开口问道,来的【民国谍影】路上,荒木哲已经和他解释了原因。

  上原纯平看到宁志恒进来,便赶紧转身挥手示意宁志恒坐下,自己也放下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来到座椅上坐下,无奈地说道:“前线出了一些状况,我需要马上去赣北地区进行实地调查,并参加一个军事会议,智仁,原本我打算忙过这段时间,陪你好好地在武汉游览一番,看来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时间了!”

  去赣北?宁志恒马上意识到,国军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对赣北地区的【民国谍影】防御部署进行了重大调整,同时也被日本军方察觉,现在上原纯平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赶往前线调查此事。

  宁志恒赶紧笑着回答道:“叔父,您要操劳军国大事,当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以国事为重,我这几天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武汉城里到处参观,左右也没有什么事情,您不用担心,不过前线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很严重吗?”

  上原纯平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清楚宁志恒这几天的【民国谍影】行程,便点头说道:“事情出现的【民国谍影】非常突然,让我也有些措手不及,不过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大问题,我估计需要一段时间处理,这样,我不在武汉的【民国谍影】这段时间,让特高课的【民国谍影】山田君陪同你,如果有事情你就安排给他。”

  “山田君?”宁志恒一愣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快就反应过来,上原纯平所说的【民国谍影】,正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武汉特高课课长山田信睿中佐,也正是【民国谍影】那天晚上,他所描画四个日本情报官之一。

  “叔父,我身边自有随从保护,没有必要…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传来敲门之声,荒木哲把一位三十多岁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年军官带了进来,正是【民国谍影】特高课课长山田信睿。

  山田信睿紧走两步,向上原纯平顿首行礼,恭敬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将军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上原纯平指着一旁端坐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,对山田信睿郑重的【民国谍影】吩咐道:“山田君,智仁这次千里迢迢来武汉看望我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军务实在繁忙,马上就要赶往前线视察,实在无暇,所以我不在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一段时间,就请你陪同他在武汉好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游玩,你要注意保护智仁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,不能出一点疏漏!”

  山田信睿一听上原纯平的【民国谍影】吩咐,顿时心头大喜,前几天他和这位藤原先生在欢迎宴会上相识,一直就想找机会亲近攀附这位权贵,没有想到,今天上原纯平直接命令他陪同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难得的【民国谍影】良机。

  他立即脚后跟一磕,挺直的【民国谍影】身子说道:“请将军您放心,能够为藤原先生效劳,是【民国谍影】卑职的【民国谍影】荣幸,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好藤原先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,一直等到您的【民国谍影】归来。”

  说完,他向宁志恒躬身示意。

  宁志恒只好也点头回应,看了看上原纯平,又看了看山田信睿,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:“那就有劳山田君了,请多多关照!”

  上原纯平哈哈一笑,对宁志恒说道:“你不要怪我多事,这里毕竟是【民国谍影】战区,各方势力都有残余,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不同一般,绝不能出半点问题,山田君的【民国谍影】特高课在这里很有实力,一定会保护好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,不然我总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放心!”

  宁志恒听到上原纯平的【民国谍影】关切之言,也只好点头答应,这个时候荒木哲再次推门而入,禀告道:“将军,车辆已经安排好!”

  上原纯平点了点头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作风雷厉风行,做事干脆利落,没有半点拖沓,起身快步向门外走去。

  宁志恒和山田信睿等人跟在身后,不多时就挥手送走了上原纯平一行人。

  这个时候,宁志恒看着身旁一同送行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崎茂生,转头向山田信睿低声问道:“这位军官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人?”

  山田信睿听到宁志恒询问,看了一眼高崎茂生,轻声回答道:“这位是【民国谍影】高崎茂生中佐,是【民国谍影】将军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腹,很得将军的【民国谍影】信任。”

  “哦!”宁志恒点了点头,他专门询问此人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发现这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总是【民国谍影】有意无意瞟向自己,似乎是【民国谍影】对自己很是【民国谍影】关注。

  不过宁志恒并没有觉得不妥,上原纯平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都知道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当然愿意找机会和自己攀谈,毕竟藤原家这块牌子,在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心目中分量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极重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山田信睿接着说道:“先生,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这段时间,我会全程陪同你在武汉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,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!”

  “那就辛苦了!”宁志恒也觉得和这位特高课课长深入的【民国谍影】交谈一下,对自己也许有些意想不到的【民国谍影】收获。

  就在他们叙谈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高崎茂生几步来到面前,微微顿首行礼。

  “藤原先生,卑职高崎茂生,之前相见的【民国谍影】匆忙,没有来得及和先生见礼,请您原谅!”

  宁志恒一怔,佯装回忆的【民国谍影】模样,突然头一仰,笑着说道:“啊!我想起来了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那天宴会之后,和荒木君一起离开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位军官!”

  高崎茂生见宁志恒回想了起来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微微一笑,接着说道:“藤原先生这次来到武汉,可要多逗留一段时间,如果有暇,卑职一定向先生多多请宜。”

  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山田信睿开口说道:“藤原先生在武汉的【民国谍影】行程由我全权陪同,高崎君,有时间大家可以一起陪先生游览一下。”

  高崎茂生双手一摊,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可惜现在不行,我马上也要离开武汉,处理一些事务,等我回来之后,一定请先生和山田君一起坐一坐。”

  之后又闲聊了几句,和宁志恒打过招呼之后,高崎茂生这才转身离去。

  宁志恒看着高崎茂生背影,笑着说道:“看来大战在即,现在大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务都很忙啊!山田君,如果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公务繁忙,就不用全程陪同我了,我身边自有人员护卫,在这武汉城里,难道还能有人对我不利?”

  山田信睿赶紧回答道:“先生请不要误会,我们特高课没有作战任务,平时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负责日常的【民国谍影】治安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很富裕,所以将军才让我来陪同您,至于高崎君,他专门负责重庆地区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工作,事务确实繁忙,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,也很少能够看见他。”

  宁志恒立时心中一动,高崎茂生是【民国谍影】专门负责重庆地区情报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官?会不会跟赣北地区防御计划泄密有关系摹久窆啊控?

  可惜高崎茂生马上就要离开武汉,不然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自己可以跟他试着接触一下,也许可以找到一些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。

  中午时分,泉叔的【民国谍影】中药铺后堂内,苗勇义正将几叠崭新的【民国谍影】美钞放在桌案上,看着泉叔惊讶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神,不无得意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怎么样?这些钱足够了吧,我刚刚从花旗银行取出来,整整一万美元,按照行情,把那几个人全捞出来都没有问题!”

  泉叔突然眉头皱起,开口询问道:“你是【民国谍影】把武汉站给你的【民国谍影】经费全部挪用了?我说过,我会去想办法凑一凑,不够再找你开口,你这…”

  苗勇义忍不住一乐,笑着说道:“我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行动队长,武汉站能给我多少经费?加上我那点薪水,全加上也拿不出多少。”

  “那你从哪里搞到这么多钱?还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美元?”泉叔拿起一叠的【民国谍影】美元,仔细翻看了一遍。

  如今在武汉地区,法币的【民国谍影】价值越来越低,美元已经成最坚挺的【民国谍影】货币,甚至比银元和黄金还要坚挺,因为随着战争的【民国谍影】延续,美元的【民国谍影】兑率越来越高,属于有投资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增值货币,在各大银行,没有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,也很难兑换出这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美元。

  苗勇义摆了摆手,解释道:“泉叔,你放心吧,这些钱没有问题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军统局行动二处给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经费,我可以全权处置,没有人会找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后账。”

  苗勇义的【民国谍影】话让泉叔更加的【民国谍影】惊疑不定,军统局行动二处是【民国谍影】区别于其他部门的【民国谍影】大处,它是【民国谍影】专门针对军方而设立的【民国谍影】特殊部门,在军方权限大得惊人,他看了看苗勇义,沉声说道:“你把情况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给我讲一讲!”

  苗勇义看着泉叔表情严肃,便开始一五一十的【民国谍影】,把昨天晚上接头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告诉了泉叔。

  听完苗勇义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,泉叔不禁半晌无语,他在屋子里来回的【民国谍影】走动着,仔细思考这些信息,最后缓缓地说道:“宁志恒?行动二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处长?这样高级别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务头子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给你安排一个情报渠道,就冒险进入武汉城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太草率了?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