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确认有误(求月票)

第七百二十九章 确认有误(求月票)

  苗勇义不过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小警长,和警察总局局长根本搭不上话,这中间需要有人牵线搭桥,这些花费绝对少不了。

  泉叔摇了摇头,摆手说道:“我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向你询问原因,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营救行动不用你参与,我再想想别的【民国谍影】办法!”

  苗勇义听到泉叔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知道他是【民国谍影】怕牵连到自己,毕竟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很关键,是【民国谍影】打入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高级特工,不能轻易地使用。

  苗勇义想了想说道:“我知道麻耀武有一个专门处理这些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代理人,这个人叫任老四,就住在北门胡同,麻耀武抓人放人大多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路子,组织上可以派人接触他,不过他要价可狠!”

  泉叔一听精神一振,总算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了一条门路,他接着说道:“只要有的【民国谍影】谈就好,对了,柴国安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产丰厚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人也许可以筹措一部分资金,救他出来,这样,其他人也许可能一起救出来。”

  苗勇义叹了口气说道:“麻耀武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贪图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产才下的【民国谍影】黑手,如今柴国安名下的【民国谍影】产业都已经被封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人,只怕麻耀武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,他们自身难保,哪里还有余力救旁人。”

  泉叔一听只好放弃了这一想法,点头说道:“那就自己筹措资金,无论花费多大代价,也必须把人救出来。”

  地下党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资金从来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极为紧张,武汉地下党在这一年来也遭受了很大损失,现在更是【民国谍影】步履维艰。

  苗勇义接着说道:“我们现在只能盼着麻耀武贪图钱财,没有对其他人起杀心,日本人那里也要打点的【民国谍影】通,不然这件事情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很难办!”

  两个人一时之间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无语,半晌之后,苗勇义说道:“我那里还有一些积蓄和一部分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经费,如果凑不够数目,就拿出来应急!”

  苗勇义作为军统局武汉站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队长,手里也掌握着一部分经费,不过现在国党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日子也不好过,很多政府部门职员的【民国谍影】薪水都发不下来,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经费也不宽裕,他一个行动队长又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总务科长,手里确实没有多少余钱。

  泉叔只好点头说道:“我先派人去接触一下,如果最后凑不够数目,我就来找你!”

  说到这里,他深吸一口气,摆了摆手,对苗勇义说道:“先不说这些了,这段时间,军统局那里有什么情况吗?”

  苗勇义耸了耸肩说道:“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老样子,武汉已经成了日本人在华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大本营,军统局在这里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举步维艰,勉强支撑,前段时间刚刚被日本特高课破获了一个据点,现在机关已经退出了汉口镇,去往汉阳镇的【民国谍影】郊区躲避,估计现在留在汉口的【民国谍影】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队了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提心吊胆的【民国谍影】过日子,生怕哪一天,被日本人找上门来,真不知道我们坚守在这里有什么意义!”

  武汉站这一年来在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压下,日子过得很艰难,日本人在武汉常驻重兵,力量雄厚,在这个严峻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之下,武汉站自保尚且艰难,更不要说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了,有限的【民国谍影】几次行动,都遭受了很大损失,目前来说,武汉站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蛰伏,所以苗勇义现在也没有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,只能听候上级的【民国谍影】指令。

  “不过,五天前我接到了一个指令,让我今天去接应一个总部派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不知道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人?”苗勇义接着说道。

  泉叔赶忙问道:“重庆总部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人?会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事情?没有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指令吗?”

  苗勇义皱着眉头说道:“没有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告诉我听从来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指令行事,反正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苗勇义忍不住心中狐疑,因为他接到的【民国谍影】指令,是【民国谍影】让他今天傍晚七点整,去户部大街联丰酒店接头。

  如果是【民国谍影】别的【民国谍影】接头地点也就罢了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联丰酒店对苗勇义来说,是【民国谍影】再熟悉不过了。

  当初跟宁志恒一起来到武汉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联丰酒店吃的【民国谍影】西餐,在那里接受了寻找跟踪日本间谍宫原良平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,之后他为了寻找此人,在联丰酒店附近蹲守了一个多月,那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地形和环境,他闭着眼睛都能够回想的【民国谍影】清清楚楚,选择这个接头地点,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不过总部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点呢?苗勇义心头不禁有些惊疑,难道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兄弟来到武汉了?

  不,不可能,现在他已经是【民国谍影】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绝对高层,在军统局举足轻重,身份极为重要,怎么可能离开重庆,孤身犯险进入危机四伏的【民国谍影】武汉城?

  苗勇义心中念头翻转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和泉叔细说,一切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了,到时候再汇报不迟。

  武汉日本军部情报处办公室里,上原纯平正在目光阴沉地紧盯着眼前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崎茂生。

  拿起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份电文,沉声问道:“高崎君,你能给我解释一下,这份电文是【民国谍影】怎么回事吗?”

  高崎茂生两步上前接过电文,仔细查看了上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容,这才松了一口气,赶紧恭敬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:“真对不起,将军阁下,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擅自做主,向上海的【民国谍影】植村大佐求证了一些事实。”

  自从上原纯平离开上海后,上海军部情报部门的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人一直是【民国谍影】植村高志大佐。

  “你竟然敢调查藤原智仁?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上原纯平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神凌厉之极。

  上原纯平对情报部门控制极严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对电台的【民国谍影】管理非常重视,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电报往来,最后他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亲自过目的【民国谍影】,没想到其中就有关于藤原智仁的【民国谍影】信息。

  要知道上原纯平在华中军中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潜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对手,他执掌情报部门多年,调查和处理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太多了,其中不乏身后有背景和派系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所以说树敌甚多,这也正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为什么要刻意的【民国谍影】结交藤原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之一。

  藤原智仁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义侄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藤原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嫡系子弟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高崎茂生竟然私自调查藤原智仁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,他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想做什么?

  高崎茂生急忙回答道:“请您原谅,我之前奉您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调查收集军统局高级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材料,其中有一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容貌和藤原先生非常相像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并不敢确认,所以给上海方面发电报,请植村大佐帮忙求证。”

  上原纯平一愣,他沉声问道:“谁?是【民国谍影】谁的【民国谍影】容貌和智仁相像?”

  “军统局行动二处处长宁志恒!”

  上原纯平一听不禁诧异地说道:“宁志恒?那个绰号宁阎王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个人?”

  军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层并不多,握有实权的【民国谍影】也就那么几个,上原纯平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心中有数的【民国谍影】,所以对宁志恒这个名字并不陌生。

  高崎茂生躬身回答道:“正是【民国谍影】此人,我之前收集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张照片,容貌却是【民国谍影】和藤原先生非常相像!”

  上原纯平目光幽幽的【民国谍影】闪动着,开口命令道:“去把照片拿来,马上!”

  高崎茂生赶紧点头答应,躬身退了出去,不多时,手拿着一份报纸赶了回来。

  他将那份新蜀报递交到上原纯平桌案前,翻到第二版主页,指着那张照片上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头像,低声汇报道:“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张,您仔细看一看!”

  上原纯平他所指的【民国谍影】位置,认真查看着,果然发现照片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年轻军官和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义侄藤原智仁非常的【民国谍影】相像。

  最后他也取过一个放大镜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端详着,最后不由得诧异地说道:“确实很像智仁!”

  接着他又查看了一下这篇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具体内容,不过很快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神情一松,指着其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段文字,笑着说道:“你看,执行军法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是【民国谍影】六月八日,这张报纸是【民国谍影】六月十日刊发的【民国谍影】,据我的【民国谍影】了解,就在这几天里,智仁在上海刚刚遭受到了一场刺杀,他侥幸躲过一劫,这件事在上海闹得沸沸扬扬,这个人绝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智仁!”

  高崎茂生点头说道:“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如此,植村大佐的【民国谍影】电文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么说的【民国谍影】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多疑了,请将军阁下原谅!”

  上原纯平这时已经确定,高崎茂生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事出有因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有意生事,脸色才缓和过来,他点头说道:“其实摹久窆啊裤仔细看一看,这个人和智仁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区别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头发比智仁要短一些,气质也冷峻的【民国谍影】多,不过两个人能够如此相像,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罕见,也难怪你,换做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也会心生疑虑!”

  高崎茂生点头说道:“之前不敢直接向您询问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怕冒犯了您和藤原先生,好在现在水落石出。”

  上原纯平抬手打断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道歉,开口说道:“你不用担心,我做事公私分明,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责怪你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你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着重调查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,我要知道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切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要知道他在什么时间,在什么地方任职,做的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事情,明白吗?”

  尽管上原纯平自认为对这个义侄很是【民国谍影】了解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毕竟是【民国谍影】干了几十年特工,必要的【民国谍影】谨慎和小心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而且他和藤原智仁在一起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毕竟不长,最初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淞沪大战之前,两个人相处过一段时间,之后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次回到上海迎接藤原公爵,两个人又相处了一段时间,所以他也不能够完全确定这个义侄没有问题,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多了解一些才好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