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七百一十九章 事出异常(求月票)

第七百一十九章 事出异常(求月票)

  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数天之内,上海市区里接连发生数起爆炸,目标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伪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官员。

  上海站站长王汉民和吴华荣鉴于直接和七十六号发生冲突伤亡太大,现在都转而采用定时炸弹进行刺杀,这种刺杀方式缺点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行动过程容易产生变数,无论是【民国谍影】技术原因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目标行程的【民国谍影】不确定性,致使刺杀的【民国谍影】成功率并不高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它有一个非常显著的【民国谍影】优点,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只要设计的【民国谍影】精准,之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准备工作做得仔细,执行爆破任务的【民国谍影】队员撤离会很容易,安全性相对很高。

  这种刺杀方式很适合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上海站和刺杀队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,人数有限,损失一个,就少一个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七十六号特工却是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充足,随时可以补充。

  采取这种方式,上海站和刺杀队很快就顺利地完成了几次刺杀任务,清除了几个比较高调的【民国谍影】汉奸,一时间整个伪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官员们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之胆寒。

  军统局总部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力支持,不仅给调拨了大量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经费,还下令在苏南活动的【民国谍影】忠义救国军,随时补充战损的【民国谍影】上海站特工。

  王汉民利用充足的【民国谍影】财力和物力,开始在上海市区布置足够多的【民国谍影】隐蔽点,不断地派遣人员进入市区进行刺杀活动,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目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尽量阻止伪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第六次国党代表大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召开。

  事实上这样做的【民国谍影】效果非常显著,因为他们不计代价的【民国谍影】刺杀活动,也确实让那些投靠伪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汉奸心惊胆战,很多所谓的【民国谍影】代表纷纷止步观望,不敢冒头引起中国特工们的【民国谍影】注意。

  原本已经筹备得差不多的【民国谍影】第六次国党代表大会,竟然因为凑不齐二百名国大代表,而暂时推迟搁置。

  就连宁志恒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这个原因,行事更加的【民国谍影】谨慎低调,平时深居简出,以免被上海站再次找上门。

  就在这一天,他接到霍越泽的【民国谍影】紧急电文,说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一份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需要他亲自决定,请他尽快赶回谭公馆处理。

  宁志恒不敢怠慢,马上安排好了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事务,悄然进入了法租界,回到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老巢谭公馆。

  距离上一次回来已经有几个月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了,因为宁志恒目前身份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行动越来越不方便,除非必要他尽量不回法租界。

  看到宁志恒突然回来,左柔惊喜不已,几个月不见,两个人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甚是【民国谍影】想念,卿卿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了会儿闲话,霍越泽就紧急找了过来。

  左柔不禁有些恼火地瞪了霍越泽几眼,搞的【民国谍影】霍越泽颇为尴尬。

  宁志恒摇头示意左柔,左柔这才转身离开,为宁志恒去张罗丰盛的【民国谍影】晚宴。

  “处座,昨天我们在一次聚会中,那个英国人安德森私下找到我,向我兜售一份绝密军事情报,是【民国谍影】关于我军在赣北地区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部署和防御计划。”

  “什么!怎么会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?”宁志恒闻听此言,一下子就挺直了身子,眼神凌厉地盯向霍越泽,“他这是【民国谍影】违反约定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个家伙想干什么?”

  自从宁志恒插手上海情报市场之后,上海情报科凭借着雄厚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,很快就成为了情报市场的【民国谍影】最大买家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所有情报贩子眼中最大的【民国谍影】金主。

  因为双方对日本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排斥,加之宁志恒刻意的【民国谍影】要求之下,最后情报贩子们都同意,不再接手关于中国军方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。

  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导致关于中方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没有市场,情报贩子们不会去刻意的【民国谍影】发展中国军队中的【民国谍影】鼹鼠。

  要知道,以目前国党军队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素质和低廉地待遇,如果肯花大价钱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想要发展几个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鼹鼠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容易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。

  日本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部门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做的【民国谍影】,不过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毕竟有限,虽然也在中国军队中挖了不少墙角,但目前情况还不算严重。

  不过这一次情报贩子安德森竟然直接向霍越泽兜售中国军事情报,这显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正常的【民国谍影】,哪怕他违反约定,偷偷摸摸去找日本人交易,也不会找到霍越泽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上来,这其中必然有原由!

  霍越泽接着汇报道:“确定是【民国谍影】违反了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约定,他们不应该接手我方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,不过他说这份情报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在日本军方安插的【民国谍影】鼹鼠获得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并没有刻意打探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,同时他说要见您,有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意和您谈,所以我只好发报通知您,让您回来看一看。”

  “他要见我?”宁志恒不禁有些诧异。

  他在情报市场几乎没有露过面,只有在刚开始进入情报市场,霍越泽和季宏义还没有熟悉这些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宁志恒才露过几次面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遇到很重要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下,他才会出面,当然每一次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让左柔给自己乔装改扮之后,没有人见过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真面目,

  所以在情报网络里,知道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并不多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位安德森是【民国谍影】接触过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,当初日本华中派遣军改变进攻方向,意图向北进攻徐州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军事情报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提供的【民国谍影】,为此宁志恒亲自出面和安德森讨价还价,所以这一次安德森提出交易的【民国谍影】条件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宁志恒亲自出面来谈。

  “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?”霍越泽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感觉拿不准,看向宁志恒说道,“会不会想用这份情报,对您有所图谋。”

  宁志恒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有这一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考虑,能够在上海情报网混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贩子们都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善男信女,这年头为了钱和利益,什么可以出卖,谨慎一些没坏处。

  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霍越泽和季宏义参与的【民国谍影】每一次情报交易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做足了准备工作,哪怕是【民国谍影】多次交易的【民国谍影】对象,也不能完全相信。

  别看这里是【民国谍影】公共租界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如果不小心谨慎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。

  宁志恒考虑了半晌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决定去亲自接触一下,看一看到底这个安德森要搞什么花样,这里毕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盘,自己人手充足,只要安排的【民国谍影】严密,对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。

  打定了主意,宁志恒沉声问道:“约好交易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了吗?”

  霍越泽急忙回答道:“和以前一样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在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别墅里交易,那里我们去过很多次,里面和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地形我们都很熟,可以提前布置一下。”

  交易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也没有变,目前看来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问题的【民国谍影】,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那就和他约时间,尽快和他见面,我倒要看一看他要做什么?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我马上安排!”

  看着霍越泽迅速离去,宁志恒坐在座椅上,闭目养神,心中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思量着。

  赣北地区是【民国谍影】国党军队在以长沙为中心,布置的【民国谍影】防御体系最前沿,那里有着大量国党军队驻扎防守,如果日本人能够得到国军在整个赣南地区的【民国谍影】防御部署和计划,那么配以日军快速的【民国谍影】机动力和强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攻击力,只要设计的【民国谍影】好,突然发起进攻,整个赣南地区的【民国谍影】国党军队不要说是【民国谍影】败,只怕逃都逃不走,会被对方一口吃掉,损失是【民国谍影】难以估量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这一次,自己必须要搞清楚这份军事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来源,如果确认,日本人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得到了这份军事情报,那么就要马上上报,要知道长沙保卫战马上就要打响,在这之前必须要调整整个赣南地区的【民国谍影】部队部署和防御计划,这个工作量很大,可不是【民国谍影】短时间里就可以完成的【民国谍影】,时间可不等人!

  就在他权衡思量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左柔推门而入,来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,轻轻扶着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肩头说道:“事情谈完了?”

  宁志恒点了点头,说道:“谈完了,这一次我是【民国谍影】紧急回来处理这件事的【民国谍影】,现在上海的【民国谍影】局势紧张,不断的【民国谍影】有意外情况发生,你们在这里也要小心应对,千万注意安全。”

  其实摹久窆啊傀志恒这一次回来,除了是【民国谍影】处理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情报,还有一件事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之前走私运输线出现重大失误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。

  在这件事情上,作为上海情报科的【民国谍影】大管家,全权处理走私事务的【民国谍影】左柔是【民国谍影】负有责任的【民国谍影】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到底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愿意严厉训斥她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侧面提醒。

  左柔之前也从霍越泽那里知道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委,才知道因为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疏忽大意,竟然让日本人摸到了她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,要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及时出手,除掉了那个日本女特务,拿回了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文件,只怕会造成重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损失。

  左柔咬了咬嘴唇,认真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我这几天还在想,你回来一定会严厉处分我,这一次我差点出了大错,我知道军统局赏罚分明,你用不着顾忌我,有错就罚,不然难以服众!”

  左柔的【民国谍影】话让宁志恒分外欣慰,左柔做人做事公私分明,也没有小女人那种纠结和计较,爽利大气,比之须眉男子还有担当,自己到底没有看错她。

  宁志恒不由得握住了左柔的【民国谍影】手,轻轻地拍了拍,安慰说道:“难为你了,这一次我回来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要重申纪律,对这件事做一个处理,你之前疏于防范,出了问题,不过你在接触北冈良子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及时发现了她的【民国谍影】异常,并进行了跟踪,找到潜伏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巢穴,最后得以将潜伏小组彻底清除,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功,所以你不要过于自责,我会处理好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