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六百六十七章 再见土原(求月票)

第六百六十七章 再见土原(求月票)

  骆兴朝心里知道情况严重,他看了看陈医生,淡淡地一笑说道:“陈医生,你不要在意,我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起个好心,怕你被别人抓了把柄,你也知道,我们特工部是【民国谍影】做什么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里面好人可不多,有几个像我这么厚道的【民国谍影】?既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那我就不打扰了,回去之后别多嘴,明白吧?”

  陈医生赶紧连连点头,特工部里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汉奸特务,他当然清楚其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厉害。

  “我知道,骆科长,那你要没什么事情,我就先走了!”陈医生说道。

  “慢走,慢走!”骆兴朝笑呵呵的【民国谍影】挥了挥手。

  两个人各自离开,骆兴朝回到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里,透过窗户看向楼下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卫大队,心中有些犹豫。

  特工部刚刚建立,自己还有很多关系没有熟悉,从侦缉处转过来的【民国谍影】正式特工都进入了处室,原来自己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队员里也有不少本地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帮弟子,这一次也转到了警卫大队,自己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通过他们去打听一下这个叛徒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确定他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人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又有些犹豫,警卫大队主要骨干成员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吴世财带过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马,自己手下原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帮弟子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普通成员,根本接触不到审讯的【民国谍影】机密,如果自己强行刺探,反而会暴露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意图,很容易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  尽管自己身上有一层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保护色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致命的【民国谍影】错误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能犯的【民国谍影】,一子错,则满盘皆输。

  最后骆兴朝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忍住了冲动,现在手中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信息已经足够让处座做出准确地判断,只要处座马上核实人员,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保证情报科不受损失的【民国谍影】,至于其它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马,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二个小时之后,信息传递到了易华安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中,他赶紧驱车来到了藤原弘文的【民国谍影】府邸,向宁志恒紧急汇报。

  爆炸案过后,宁志恒一直陪在藤原弘文身边,因为宁志恒舍命相救的【民国谍影】缘故,藤原弘文对宁志恒是【民国谍影】更加信任,叔侄二人朝夕相处,分外亲近。

  宁志恒看到易华安前来,便示意来到角落里,易华安低声汇报道:“会长,木鱼传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,特工部在四个小时前在大搜查时,抓捕了一个重要人物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知道具体是【民国谍影】哪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这个人被捕后受刑不过投降了,李志群安排他为特工部第二处处长,木鱼判断,这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很重要,一定会吐出很多机密情报,他提醒我们马上核实此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。”

  宁志恒一听不由得一惊,领事馆的【民国谍影】爆炸案影响很大,日本人进行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一次大搜查,因为青帮的【民国谍影】投靠,比任何一次都严密,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损失,现在看来果然有人落入敌手了。

  “对于这个人,木鱼有什么了解吗?”宁志恒问道。

  易华安想了想,摇头说道:“没有什么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,人是【民国谍影】警卫大队抓的【民国谍影】,那些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李志群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木鱼插不上手,不敢动作太大。

  只有被捕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可以参考,还有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人应该姓孙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李志群的【民国谍影】秘书透漏的【民国谍影】,可这说明不了什么,做情报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很多都有化名,几乎没有什么价值!”

  宁志恒一时不得要领,他必须要先保证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被抓,他对易华安问道:“会不会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人?”

  易华安摇了摇头,开口说道:“应该不会,我们在市区经营了这么久,队员的【民国谍影】掩饰身份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石井武志亲自办理的【民国谍影】,完全经得起调查。”

  情报科在市区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并不多,而且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身份证明齐全,布置的【民国谍影】也很周密,根本不怕查验。

  宁志恒却不敢有丝毫大意,他开口吩咐道:“千万不要大意,你回去马上对我们在市区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科人员进行了核实,确认每一个的【民国谍影】去向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我马上去核实!”易华安点头领命。

  “等等!”宁志恒又喊住了他,“如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那就有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上海站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你就马上去紧急发电给总部,让他们通知上海站进行自查,看看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被捕叛变,动作要快,以免产生不可挽回的【民国谍影】损失。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易华安转身匆匆离去。

  宁志恒回到客厅里,心中一时忐忑不安,有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叛变,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损失?自己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【民国谍影】警惕,及时做出正确的【民国谍影】应对措施。

  “智仁,你来一趟!”

  这个时候,书房里传来藤原弘文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,宁志恒赶紧起身,快步来到书房里。

  “伯父!”

  藤原弘文正在处理桌案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文件,抬头看见宁志恒进来,点头说道:“你身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伤怎么样了?”

  “没有什么大碍,我这身体恢复的【民国谍影】快,您不必担心。”

  藤原弘文点了点头,将桌案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文件袋交给了宁志恒。

  “你去土原机关,把这份文件亲手交给土原将军,对了,行程已经定下来了,我后天离开上海回国。”

  宁志恒一听,赶紧问道:“伯父,怎么这么快就回国?”

  藤原弘文说道:“这一次我在上海逗留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已经很长了,再说新政府必须要尽快成立,这对我们分化中国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抵抗决心很重要,早一天完成,就早一天见效果。”

  宁志恒只好一脸惋惜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我还想陪伯父多待一段时间。”

  藤原弘文哈哈一笑,拍了拍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臂膀,轻声说道:“我也很希望和你多相聚几天,可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以大事为重,以后会有机会的【民国谍影】。”

  宁志恒只好点头称是【民国谍影】,退出了办公室,他出了府邸,在一队护卫队的【民国谍影】保护下,车辆一路行驶,开往刚刚成立的【民国谍影】土原机关驻地。

  宁志恒不知道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文件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,但他也不会冒任何风险去查看这份文件,因为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座驾是【民国谍影】藤原弘文的【民国谍影】轿车,司机和随从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藤原弘文的【民国谍影】原班人马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任何动作可能都在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视线之下。

  再说摹久窆啊傀志恒也不能保证文件有没有暗记之类的【民国谍影】防范措施,尽管藤原弘文不是【民国谍影】特工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土原敬二可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可以轻易蒙蔽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色,自己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小心为上,没有行动目的【民国谍影】的【民国谍影】妄动,是【民国谍影】非常愚蠢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土原机关其实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对华特别委员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对外单位,是【民国谍影】由陆军部,海军部和外交部,共同组建的【民国谍影】综合性情报机构,对华的【民国谍影】权限很大。

  原来土原敬二是【民国谍影】想以藤原会社的【民国谍影】名义,开设一个藤原机关,借用藤原智仁的【民国谍影】政治资源和财务资源迅速扩大这个办公机构的【民国谍影】影响力,可惜被宁志恒一口回绝,最后只能以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名义开设了这个机关。

  听到有人禀告,土原敬二赶紧派北冈良子前来迎接宁志恒。

  一身整洁的【民国谍影】军装,显得分外飒爽靓丽的【民国谍影】北冈良子快步来到大门口,顿首一礼,轻声说道:“藤原君,有失远迎,快请随我来!”

  宁志恒看着北冈良子不禁有些诧异,他并不清楚北冈良子因为法币被销毁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转到了土原机关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便微微一笑,点头说道:“原来是【民国谍影】北冈组长,我们之前在海关码头见过一面,不过你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隶属于特高课吗?”

  北冈良子略微有些尴尬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刚刚调到土原机关,以后请藤原君多多关照!”

  “哪里,北冈组长太客气了,我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商人,哪里谈的【民国谍影】到关照北冈组长!”

  北冈良子听到这话,不禁有些腹诽,你藤原智仁要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普通商人,现在还能站在土原机关的【民国谍影】门口?还需要自己这个情报组长刻意奉承?

  “藤原君,其实摹久窆啊窥可以称呼我良子,如果有吩咐,请不要客气!”

  宁志恒一愣,但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点头答应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哈哈,老实说,良子小姐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一身军装,让我有些不敢造次,以后也请良子小姐多多关照。”

  两个人边走边说,很快来到了土原敬二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门口,北冈良子上前敲了敲门,

  听到里面传来肯定的【民国谍影】答复,北冈良子便俯身做了一个请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势,温声说道:“藤原君,那我就先失陪了!”

  宁志恒也礼貌的【民国谍影】点头示意,然后推门走了进去。

  屋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土原敬二正在办公桌后面坐着,看着宁志恒到来,也笑着起身迎接,将宁志恒请到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沙发上。

  “刚才藤原先生已经打过电话来了,让藤原君辛苦了!”

  宁志恒将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文件袋递交给土原敬二,笑着说道:“何谈辛苦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给将军的【民国谍影】文件,伯父让我亲手交给您。”

  土原敬二接过文件袋,不经意的【民国谍影】扫视了一眼,然后放在一旁,接着问道:“藤原君,这一次如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你反应及时,后果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堪设想。”

  “将军太客气了,伯父和叔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至亲,这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应该做的【民国谍影】。”宁志恒笑着回答道。

 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,土原敬二看着宁志恒犹豫了片刻,终于再次说道:“其实我上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提议,藤原君可以再考虑一下,老实说,我身上兼任的【民国谍影】职位过多,在华北还有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事务,精力也有所不济,如果藤原君能够来帮我,我保证,你这个机关长的【民国谍影】实际权力绝不会消弱,最起码陆军部会全力支持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你意下如何?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