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五百九十章 初次接触(求月票)

第五百九十章 初次接触(求月票)

  关翰来之前早就想好了借口,他料定这个苏老板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普通商人,就算买了连家旧宅,也根本不会细致到去调查以前旧主人的【民国谍影】程度,自己以连家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站出来,对方应该不会起疑心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苏高阳听到这话,才知道对方的【民国谍影】来意,原来竟然是【民国谍影】来买这处宅子的【民国谍影】,据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了解,这处宅子在淞沪战争之前,的【民国谍影】确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家姓连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家居住,看来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旧主找上门来了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处宅子是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科配备给自己行动队的【民国谍影】住宅,是【民国谍影】给他这位布匹庄老板掩饰身份之用的【民国谍影】,自己怎么可能卖掉,再说自己也没有这个权限。

  苏高阳脸色一沉,双手一摊,开口说道:“连先生,这可真不巧,我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看好这处宅子,刚刚才买到手,我对这处宅子非常的【民国谍影】满意,目前没有出手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愿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让连先生失望了。”

  关翰一听,连连摆手,赔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苏老板,先不要这么着急嘛!你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生意人,自然清楚什么事情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商量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样,你苏老板开个价钱,我绝不会让苏老板您吃亏,这处房子对你来说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居所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对我们连家来说,却是【民国谍影】传承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祖宅,只要价格合适,你我岂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都方便!”

  苏高阳眉头一皱,看来对方是【民国谍影】执意要买这处宅子,若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坚持不肯卖房,反而会让对方多想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决定开出一个高价,让对方知难而退。

  苏高阳想到这里,上下打量了一下关翰,点头说道:“连先生说的【民国谍影】也有道理,既然你如此有诚意,我就出个价,如果你同意了,那我就不说二话,这处宅子原物奉还,如果不同意,还望连先生也不要纠缠。”

  关翰听到这里,脸色一喜,看来对方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出手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愿,只要肯谈价钱就好,他连忙答应道:“好说,好说,请苏老板出个价钱!”

  苏高阳大手一张,伸出三个指头,开口说道:“不多,三万美元!”

  这一句话顿时让关翰跳了起来,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位苏老板竟然贪婪至此,狮子大开口,一下子就要了三万美元。

  连家旧宅的【民国谍影】市价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二万美元左右,对方入手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才花了一万四千美元,这才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几天,就直接翻了一番,这简直是【民国谍影】讹诈!

  他忍不住高声说道:“苏老板,这个价格太过分了,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上海地产大家都很清楚,这一处宅子最多不过二万美元,据我了解,你入手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才不过一万四千美元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才过去几天,你就要开价三元美元,生意可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么谈的【民国谍影】。”

  苏高阳原本也没有打算谈成这笔生意,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找个借口支走对方,他看到关翰铁青的【民国谍影】脸色,淡淡的【民国谍影】开口说道:“连先生,看来是【民国谍影】志在必得啊,连我的【民国谍影】买价都打听好了,不错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开价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偏高,不过这个大宅院的【民国谍影】面积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小,在上海这个地方,价格是【民国谍影】只能升不能降,再说,搬一次家既麻烦又繁琐,我苏某人也薄有资产,总不能为了点小利,就让我来回折腾吧,我开三万美元并不高!”

  这番话让关翰直翻白眼,他稳了稳心神,最终长吁了一口气,说道:“苏老板,你这可就有点趁火打劫了,你知道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连家的【民国谍影】祖宅,你以此来抬高价格,有些不厚道啊!”

  苏高阳淡笑一声,回答道:“你也知道这是【民国谍影】连家祖宅,日本人住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你怎么不敢来呢?老实说,这个宅子在我手里,你我还能讨价还价,如果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人还在,你休想收回你的【民国谍影】祖宅,有这个价钱,就不错了!如果不满意,那就送客了!”

  说完他做了一个请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势,示意关翰可以离开了。

  关翰看着苏高阳竟然如此的【民国谍影】笃定,一副稳坐钓鱼台的【民国谍影】架势,不由得有些气结,他原本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心理准备的【民国谍影】,对方一定会抬高价格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想到会这么离谱,多出这一万美元绝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小数目,必须要回去向站长王汉民汇报。

  于是【民国谍影】关翰拱手说道:“苏老板,这件事情咱们慢慢商量,那我先告辞了!”

  说完,两个人拱手为礼,关翰转身离开。

  看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背影离去,苏高阳却是【民国谍影】眉头皱起,对方的【民国谍影】话语中并没有什么破绽,理由也很充分,自己想收回祖宅,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问题,问题是【民国谍影】,这个人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单纯来买房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呢?这有没有试探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可能?

  情报科在上海潜伏多时,能够迅速发展到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规模,除了宁志恒领导有方之外,还有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点,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些特工们,的【民国谍影】确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精挑细选的【民国谍影】精英,可以说,上海情报科情报人员在目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军统局所有特工中,水平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好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批。

  苏高阳思虑了片刻,挥了挥手,把早在一旁观察的【民国谍影】几名行动队员喊了过来。

  “小杰,建兵,你们跟着这个连景天,跟到落脚点,看一看他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人物?小心一点,这个人不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普通人,别惊了他!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两名队员领命而去。

  “老马,马上去寻找周围的【民国谍影】老住户,向他们打听一下,以前的【民国谍影】户主连良畴,到底有没有一个侄子叫连景天,如果有,大概多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年纪,长的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样子,情况越详细越好!”

  上海市区当初因为淞沪会战,中国市民们大多都逃离了家园,后来再回来市区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很多住户都有变迁,但还有很多老住户,守着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房子,连家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老邻居应该有不少,苏高阳要确定这个连景天找上门来的【民国谍影】真正身份。

  关翰并没有料到,自己接触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位苏老板,竟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同行,所以离开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并没有提高警觉,竟然没有发觉身后有尾巴。

  等到下午三点,几名队员都赶了回来,将情况一一向苏高阳作了汇报。

  行动队员成杰汇报道:“队长,连景天并没有住在上海市区,我们一路跟踪,他过了白渡桥,进入了租界区,最后在法租界的【民国谍影】雁南路附近,这个人就消失不见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没有跟住?”苏高阳诧异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,自己这几名队员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精锐,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跟踪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胜任的【民国谍影】,在这么长时间的【民国谍影】潜伏工作,还没有出现过什么纰漏。

  “他进了一家书店,就再也没有出来,我们等了很久,进去看了一圈,里面也没有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踪迹,我们觉得有些不对,就赶紧撤离了。”成杰解释道,他们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经验丰富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,当时一接触就知道脱了钩,为了不惊动对方,马上离开了雁南路。

  “书店的【民国谍影】名字?”

  “双喜书店!”

  “雁南路,双喜书店?”苏高阳沉吟了片刻,这个连景天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有问题了,能够躲开自己这两位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跟踪,这本身就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的【民国谍影】,看来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小心并没有多余,一切都不能大意。

  苏高阳有些吃不准,其实他并不知道,雁南路五十七号正是【民国谍影】上海情报站的【民国谍影】机关所在,双喜书店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站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一道安全关卡,这些情况,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顶头上司宁志恒和霍越泽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当初监视王汉民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科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组人员,而苏高阳是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科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组人员,情报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保密性极高,这样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,霍越泽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可能让手下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人员都知道,一直控制在极小的【民国谍影】范围内,并下达了封口令。

  不然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只要有一个人出了问题,上海站就有灭顶之灾。

  苏高阳没有多纠结这件事,他只能向上汇报这件事,由上级来解决此事。

  这个时候他又转头看向了行动队员马天宇,开口问道:“老马,说一说摹久窆啊裤调查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?”

  马天宇走访了附近几家老住户后,终于把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都摸清楚了,他开口说道:“队长,我们查了一遍,这些老住户对连良畴也了解的【民国谍影】不多,毕竟连家是【民国谍影】富商,地位悬殊,一般都没有什么交集,不过街尾的【民国谍影】陈家和刘家,这两户以前和连良畴有些交情,据他们说,连良畴身后有大背景,是【民国谍影】南京军政府一位姓甘的【民国谍影】部长,所以生意做的【民国谍影】非常大,是【民国谍影】当地有名的【民国谍影】富商。

  他有两个儿子,一个在南京政府供职,一个送到了法国留学,并没有听说有什么侄子,不过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交情也不深,不能确定有没有连景天这个人!”

  又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确定!苏高阳微微闭上双眼,仔细考虑着,综合目前了解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来说,他一时不能确定连景天的【民国谍影】真实来历。

  应该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人,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基地在市区,如果要汇报,用不着去法租界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连景天却最后消失在法租界的【民国谍影】雁南路,这个人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来历呢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只要有一丝怀疑,自己就不能再冒险,情报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残酷性,让他不敢有丝毫侥幸心理。

  “我们今天就先撤出这处宅院,布匹店也不能回去了,我马上向上级汇报,请示一下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应对措施!”

  众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点头答应,马上撤离了连家旧宅,只留下了几个佣人看守,这些人不过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苏高阳雇佣来的【民国谍影】,留下来也没有问题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