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五百八十四章 暗敲竹杠(求月票)

第五百八十四章 暗敲竹杠(求月票)

  王汉民办法比较直接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也最有效果,现在这座宅子既然无人居住,那就更方便了,只要在深夜进去,动作利落,很快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【民国谍影】完成取宝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。

  段铁成没有多说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思全在销毁法币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件任务上,随口回答道:“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吧,对了,你手里有没有渠道,打听到伪造基地的【民国谍影】内部信息?”

  段铁成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王汉民手中还有局座给他安排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内线,这些人都在上海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部门里任职,也许有渠道打听一些有用的【民国谍影】信息。

  王汉民明白段铁成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他赶紧回答道:“你给我几天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我去问一问,看一看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网能不能够接触到这些信息。”

  “好吧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尽快,拖延太久,局座那里不好交差。”段铁成点头答应道。

  上海市区,易华安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很快,在接手甘家旧宅之后,实地勘查了一遍,觉得这所宅子很适合作为一处活动据点使用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马上在账面上转了几次手,然后调拨给了左刚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组使用。

  左刚目前就常驻在上海市区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组已经在这里布置了不少的【民国谍影】产业,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队员都有正当的【民国谍影】职业身份作为掩护。

  拿到了这处宅院,他马上安排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队长苏宜年以布匹商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带着几名队员住进了这处甘家大院。

  这一变化很快被一直监视的【民国谍影】上海站人员给发现了,消息马上报到了王汉民这里,这让王汉民不禁大为泄气。

  自己刚准备开始行动,这个甘家大院又换了主人,这段时间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做什么事情都不顺,原以为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容易完成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现在却是【民国谍影】意外迭生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甘明轩一直在催促不断,王汉民不胜其烦,只好亲自来见甘明轩进行安抚。

  安全屋里,王汉民将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几张照片交到甘明轩的【民国谍影】眼前。

  “明轩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上一次对你动手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两个青帮地痞,我已经派人料理了,扔进了黄浦江。”

  甘明轩一听,接过照片看了看,果然是【民国谍影】那天晚上他冲突动手的【民国谍影】两个人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眼鼻流血,已经是【民国谍影】两个死人了。

  他甚为满意的【民国谍影】点了点头,说道:“王站长,要说这些事情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们军统作的【民国谍影】漂亮,才两天就把人找到了,替我出了这口恶气,承情了!”

  说到这里,他突然又问道:“那个大东宫舞厅的【民国谍影】荣老板呢?这个混蛋一定要抓住,绝不能放过他!”

  王汉民笑着说道:“这个人很机灵,听到了些风声,已经跑路了,我们还在查找,等找到之后,也一并处置了,绝不让明轩你白吃这个亏!”

  王汉民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灵通,大东宫舞厅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板荣浩被日本人通缉,并逼迫法国领事馆交人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很快就传到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耳朵,他这才知道这位荣老板,竟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同事,上海情报科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人员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这个消息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荣浩早就无影无踪了,那天袭击过后,大东宫舞厅就停业关门,荣浩甚至再也没有出现过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提前撤离了,此后只怕也再难出现。

  不过现在正好拿来糊弄一下这个高官子弟,先落下个人情,又何乐而不为。

  “跑了?这个混蛋动作倒是【民国谍影】真快,便宜他了!”甘明轩听到这里,不禁有些惋惜,不过逼的【民国谍影】对方丢家舍业地跑路,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出了一口气。

  “王站长,这件事情我记下了,以后回到重庆,只要有用的【民国谍影】着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请尽管开口!”甘明轩拍着胸脯说道。

  “客气了,客气了!”王汉民笑着点头,他这时转回话题,“明轩,那批财物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你先稍安勿躁,现在那处旧宅又转手了,我们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想想办法,心急不得!”

  甘明轩有些不情愿地说道:“站长,不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几个住户吗,干脆冲进去把人绑了,取了财物就走,这有什么难的【民国谍影】?”

  王汉民心中其实也有这个打算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那里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法租界,在上海市区动手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一定风险的【民国谍影】,王汉民此人生性谨慎,轻易不做冒险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这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最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步,只有别的【民国谍影】方法没有效果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才会硬来。

  “明轩,你想的【民国谍影】简单了,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真要动手,也要进行一些准备,比如打听清楚这家住户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背景?有多少人口?作息时间?有没有护院?有没有枪支?这些可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有风险的【民国谍影】,再说一旦动手,可就不能留活口了,让别人知道我们运出了财宝,事情一大,我们就很难把这些东西运出上海,所以我们不能太鲁莽,再说现在日本人在上海控制的【民国谍影】极严,到处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爪牙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要太心急。”

  王汉民这些话,也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有些道理,这让甘明轩也不得不耐下性子,问道:“站长,这些事情我不懂,你们是【民国谍影】做这行的【民国谍影】,你有什么打算。”

  王汉民看甘明轩的【民国谍影】语气有些缓和,便笑着说道:“等我打听清楚这些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背景,打算过两天,派人去接触一下,看能不能用高价把这处宅子买下来,如果事情顺利,就可以毫无风险的【民国谍影】起出财物,你看这样行吗?”

  甘明轩一听,赶紧点头说道:“这倒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好办法,无非是【民国谍影】多花一点钱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站长你老练啊!哈哈!”

  “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这笔花费不会小,上海寸土寸金,在这里买这样一处大宅,最少也要四万美元左右,这笔花费?”

  王汉民当然不会掏这笔恰久窆啊慨,自己任务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负责运输,至于怎么起出这批财宝,可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甘明轩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了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下子喊出四万美元,就绝对是【民国谍影】王汉民狮子大开口了,这处宅院虽然价值不菲,可市价也绝不会到四万美元这么离谱。

  王汉民可不是【民国谍影】省油的【民国谍影】灯,心里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另有打算,这一次他负责运输这些财宝,却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局座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干看着不敢下手,这么大笔恰久窆啊慨财过手,却无半点好处落下,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为人,如何肯甘心?

  选择用钱收买这处宅院,好处多多,第一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最主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点,当然是【民国谍影】安全,自己可以毫无风险的【民国谍影】起出财宝,避免在行动中出现意外,暴露自己上海站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。

  第二,当然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要白得这处宅院,这处房产价值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菲,甘明轩走后,这处房产难道还能带走不成?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从工作角度出发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站在市区一直没有落脚之地,日后总不能一直龟缩在法租界里,早晚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进去市区活动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处房产正好可以用得上。

  第三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要狠狠敲这个膏粱子弟一笔,这小子仗着其父的【民国谍影】背景,将自己使唤的【民国谍影】团团转,总要收些辛苦钱,不然真当军统局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们家开的【民国谍影】,反正这些高官权贵们的【民国谍影】钱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容易,都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好路数,盘剥的【民国谍影】民脂民膏,自己拿着也不亏心。

  “四万美元!这么多?”甘明轩一惊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大笔花费,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也是【民国谍影】难以负担的【民国谍影】,自己来上海虽然带了一笔恰久窆啊慨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也不会有这么多。

  王汉民点头说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啊!明轩,上海这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价你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,你那处宅子占地面积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小,再说摹久窆啊寇住得起这么大宅子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肯定也非等闲之辈,我们若不出高价,他又如何肯卖?这四万美元,还不一定能买得到呢!当然,上海站里还有一些活动经费,我自会为你补贴一些。”

  王汉民的【民国谍影】表情到位,语气诚恳,一副为甘明轩着想的【民国谍影】样子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甘明轩却看着王汉民,双手一摊,苦笑着说道:“王站长,我这次来上海,根本没带这么多钱,你让我一时间到哪里筹措这笔恰久窆啊慨,你们军统局就不能出手相助吗?再说这房子我也带不走,还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要留给你们使用。”

  王汉民是【民国谍影】经年的【民国谍影】老狐狸,如何会把这个纨绔子弟放在眼里,他马上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眉头皱起,为难地说道:“明轩,你也知道,我们上海站躲在法租界里,根本不去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盘活动,要那处房子有什么用?现在又是【民国谍影】经费困难,小数目我还可以做主,四万美元,我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挪用公款的【民国谍影】,军统局家规森严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杀头的【民国谍影】,你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莫要为难我!”

  甘明轩眼珠一转,马上想出了一个主意,笑着说道:“王站长,当然不会让你们白掏这笔恰久窆啊慨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先周转一下而已,这样,你们先是【民国谍影】把这笔恰久窆啊慨出了,然后起出财物之后,我以等值的【民国谍影】黄金抵账,马上就还给你们,如果不想要黄金,这批财物里还有不少的【民国谍影】珠宝和古董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甘家这些年在上海收集的【民国谍影】宝贝,我绝不会让你们吃亏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王汉民听到这里,心中顿时乐开了花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脸上确露出为难的【民国谍影】表情,开口说道:“这样不好吧,局座再三交代,我们绝不可以从中插手,截留这笔财物,毕竟是【民国谍影】甘部长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子,谁敢违抗!”

  甘明轩却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以为然,他摆了摆手,说道:“这你不用担心,有我在这里,我不追究,谁会来多事,家父那里也自然由我来担当,王站长不用担心!”

  王汉民要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甘明轩这句话,他一拍桌案,正色说道:“好,明轩你做事爽快,我也不能再多说了,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,你这几天就不要操心了,等我把一切办妥,你最后去取出财物就可以了!”

  王汉民自然不能让甘明轩来经手这件事情了,不然他如何上下其手,赚取这笔差价,想一想,当初自己为了多要五万美元的【民国谍影】经费,赖在武汉不肯赴任,差点还惹怒了局座,现在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转手,就赚到了这么大笔外财,王汉民不禁心中大为得意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