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全部答应

第四百一十八章 全部答应

  等候了片刻之后,宁志恒开口说道:“宏义,你在南市逗留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长,德普医院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你熟悉吗?”

  宁志恒知道季宏义因为经常去看望苗勇义,同时也经常去给医院送药品,应该对德普医院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很熟悉。

  季宏义马上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德普医院我很熟悉,您需要问什么?”

  “我记得当时给勇义做手术治疗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个大夫姓李,你记得这个人吗?”宁志恒沉声问道。

  “记得,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,主要是【民国谍影】询问苗勇义的【民国谍影】伤势情况,这个大夫人很不错,医术也很好。”

  “叫什么名字?”宁志恒问道。

  “叫李文柏,我交谈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问过一次。”

  “南市在日本人进攻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打了整整三天,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都撤到了法租界,你用青帮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手去找一找,特别是【民国谍影】法租界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各大医院去看看,现在医院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手紧张,这位李文柏大夫应该还在医院里任职,总之要尽快找到他。”宁志恒吩咐道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我马上寻找,尽快给您消息。”季宏义答应道。

  宁志恒交代完任务,就快速离开,他赶回到了监视点,和孙家成会面,知道苗勇义已经回到了安全屋,就命令孙家成继续监视,自己才返回了谭公馆。

  他在房间里思虑了许久,看来总务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职位必须要另选人选了,原本以为最值得信任的【民国谍影】苗勇义竟然出了问题,这让宁志恒之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安排落了空。

  总务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职位很重要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掌握情报站财政大权的【民国谍影】大管家,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对整个情报站的【民国谍影】各项产业有一个清楚的【民国谍影】了解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这个情报站资金庞大,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商贸行和各种产业很多,财务管理必须要有一个可靠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掌控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里实在找不出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来。

  霍越泽经验丰富,心思缜密,季宏义精明能干,又熟悉本地情况,两个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搞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手,用来当管家是【民国谍影】太可惜了。

  孙家成和左氏兄弟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行动好手,也不适合做这样细致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缺一个可靠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。

  他仔细想了想,迈步出了书房,来到了最东侧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房间。

  “站长!”门口有一名行动队员正在执勤,看见宁志恒到来赶紧立正。

  宁志恒点了点头,推门而入,这里是【民国谍影】电信室,宁志恒掏出钢笔写下了一段电文,对译电员说道:马上翻译,在约定时间发往总部。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译电员和发报员都应声领命。

  一个小时之后,已经搬迁至武汉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总部,接到了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电文,机要秘书把电文赶紧交到了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中。

  处座拿过电文看了一遍,转手交给了身旁的【民国谍影】边泽,开口说道:“志恒那里要求申请人员和经费,这里还有一个补录的【民国谍影】叙功人员,叫苗勇义,是【民国谍影】原先五十二军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尉军官,申请转到我们军情处,你处理一下。”

  边泽接过电文仔细看了一遍,电文内容不少,最后确认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全部都同意吗?人员没有问题,他要求增调精通日语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点名训练科的【民国谍影】易华安,电信科的【民国谍影】左柔,这两个人我知道,当初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志恒带回总部的【民国谍影】,是【民国谍影】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亲信,现在他那里局面初创,正是【民国谍影】需要人手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经费他应该不缺吧,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浦东之行,他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捞了不少。”

  边泽是【民国谍影】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一心腹,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几乎没有隐瞒过他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动作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处座哈哈一笑,指着电文说道:“这一次我拿了他不少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拿走了他全部的【民国谍影】磺胺,还让岳生狠狠地敲了他一笔竹杠,他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心头不满,给我哭穷呢!”

  边泽闻言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会心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笑,宁志恒这一次给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大礼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少有大手笔,整整十万美元和三百只名表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一百支磺胺让处座在统帅部挣足了面子,这可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形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脉关系,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确是【民国谍影】获益良多。

  甚至都有些后悔,自己临走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还让岳生敲了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竹杠,这肯定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笔巨款,对宁志恒确实有些太狠了。

  “答应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所有要求,人员经费,叙功申请,都答应他!

  再说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晋升,军部已经同意了,不然张长官那里也不会答应,毕竟这一次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确实优异,不损分毫的【民国谍影】歼灭两个日本便衣队,在战区指挥部里抓捕了两个重要间谍,缴获电台和密码本,更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竟然及时救出了我们唯一的【民国谍影】重炮旅,并准确预测了日军在高桥地区登陆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实打实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功。

  这里任何一件拿出来,都足以提他一级军衔了,以资历这个借口来压,是【民国谍影】压不住的【民国谍影】了!”

  处座虽然有心压一压军事情报调查处里保定系的【民国谍影】势力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奈何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功太盛,就算他自己也觉得难以遏制,再说上海军事情报站的【民国谍影】站长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上校级别,宁志恒这个少校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太低了,从哪方面来说,也该给宁志恒晋升了!

  想到这里,他也不禁摇了摇头,这一次苏浙别动队的【民国谍影】建立,后果有好有坏,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方面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开始拥有了可以直接指挥的【民国谍影】武装力量,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损失惨重,可现在他收敛散兵,重整旗鼓,力量恢复的【民国谍影】极快,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力已经达到了近两万人马,可以说是【民国谍影】因祸得福,实力反而有所加强。

  坏处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老班底损失太重,多少年培养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这一次折损过半,更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和保定系关系交恶,黄贤正拉下了脸皮,向保定系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佬告状,顿时让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压力倍增,在军中遭到了前所未有的【民国谍影】抵制,以至于在军中办案,接连发生多起冲突,甚至有人员的【民国谍影】伤亡,影响太坏,领袖那里也几次被保定系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佬抱怨,这段时间也是【民国谍影】颇为头痛。

  保定系毕竟是【民国谍影】树大根深,自己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难以撼动,是【民国谍影】时候和黄贤正黄副处长谈一谈了,大家缓和一下关系,斗起来只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两败俱伤,殊为不智啊!

  边泽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住的【民国谍影】点头,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过于优异,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,再说他本人和宁志恒相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融洽,欠了宁志恒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情,自然也不会刻意为难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啊,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过于出众,我们也没有理由再搪塞,对了,他还要求更换最新的【民国谍影】密码,您看~”边泽接着问道。

  “也答应他,正好这一次把密码本一起带过去,为安全起见,用飞机走香港转上海,马上办理吧!”处座大手一挥,这些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小事,他也不放在心上。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系列要求都全部通过,易华安和左柔在第一时间都得到了通知,并在第二天就飞往了香港。

  宁志恒在第二天下午就接到了季宏义的【民国谍影】报告,他果然在法租界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家医院里找到了那位李文柏大夫。

  宁志恒马上前往约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相见,赶到了一家咖啡厅的【民国谍影】包间,季宏义和李文柏正在交谈叙话,看到宁志恒进来,两个人都站了起来。

  宁志恒笑着点头,然后向季宏义示意,季宏义马上向李文柏礼貌地点了点头,退出了包间。

  李文柏并不知道宁志恒找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具体原因,自己从南市退到了法租界,很快就在一个医院里找到了一份工作,没有想到就被当时经常送药品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季宏义找到,被请到了这里来。

  “宁少校!是【民国谍影】您找我?”李文柏轻声问道。

  “李大夫,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想请教一件事情,这才冒昧将您请到这里来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打扰了!”宁志恒微笑着说道。

  两个人重新入座,相互寒暄了几句后,宁志恒问道:“不知道李大夫是【民国谍影】否还记得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兄弟苗勇义?”

  “记得,记得!”李文柏连连点头,怎么会不记得!这位宁少校当初为了救苗勇义,差点闹出一场风波,后来为此竟然施展手段,专门搞来了大批上好的【民国谍影】西药,不断地送往各大医院,救活了无数抗战将士,可谓是【民国谍影】贡献极大。

  后来医院专门将苗勇义交给他负责,对苗勇义照顾的【民国谍影】无微不至,李文柏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记忆犹新。

  宁志恒点了点头,接着问道:“那您还记不记得,在临近撤离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苗勇义左边的【民国谍影】病床上有一位中年军官,好像军衔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位少校,您还记得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名字吗?”

  李文柏仔细回想了一下,医院的【民国谍影】伤员太多,他确实摹久窆啊垦有印象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苗勇义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他对苗勇义所在病房的【民国谍影】病人尤为注意,说起来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印象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他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您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王镇江少校?他左臂负伤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给做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术,恢复的【民国谍影】很快。”

  王镇江!这个名字怎么听着有些熟悉呢?宁志恒心思电转,仔细回想了半天,却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得要领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接着问道:“您知道他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个部队的【民国谍影】吗?”

  “宁少校,病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名字我记得,那是【民国谍影】治疗病情的【民国谍影】需要,比如写医嘱,按情况配药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具体到是【民国谍影】哪个部队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我可就不知道。”李文柏苦笑说道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