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又有奸细(求月票)

第三百一十八章 又有奸细(求月票)

  宁志恒听完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,这才开口问道:“你和日本人之间的【民国谍影】联络方式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,有没有联络人?”

  骆兴朝老老实实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:“他们专门为我设置了一个联络站,就在军情站旁边那条街上,新开了一家杂货铺,老板是【民国谍影】个中年男子,有情况我就去买一包烟,把情报交给他们。杂货铺里专门安装了一个公用电话,如果有紧急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来不及通知,就直接打电话给杂货铺,用之前设定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暗语交流。”

  宁志恒点了点头,接着问道:“你是【民国谍影】两个月之前被日本人抓捕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副站长俞立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多月之前出现过一次失联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在你之后,你给我说实话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你出卖了俞立,导致他被捕,并叛变投敌?”

  骆兴朝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质问,吓得身子一颤,最后开口说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在俞副站长去虹口的【民国谍影】梦缘大戏院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通知了日本人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又赶紧争辩道:“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个诱捕计划已经策划了很久,那个梦缘大戏院的【民国谍影】女戏子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专门为了吊俞副站长上钩,而精心挑选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,已经在上海各大戏院出演了三个月了,这个行动可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制定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其中一个小环节,就算我没有报信,俞副站长也早晚上当,区别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时间问题!”

  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一番辩解,一下子让大家都知道了俞立投敌的【民国谍影】真实原因,原来日本人果然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利用了俞立喜欢追捧女戏子这一个致命弱点。

  “你仔细说一说,这件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具体始末。”边泽沉声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卑职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后来参与了其中,所以知道一些事情。”骆兴朝赶紧回答道,“据我所知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专门针对俞副站长的【民国谍影】诱捕计划。日本人探知了俞副站长的【民国谍影】专门喜欢追求当红的【民国谍影】女伶这个喜好,就专门找来了一名女伶,名叫闻琦玉,这个闻琦玉长相俊美,唱念俱佳,正是【民国谍影】俞副站长最喜欢的【民国谍影】类型。”

  “什么类型?说清楚些!”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骆兴朝知道这位宁组长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心细如发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从不放过任何细节,他赶紧解释道:“日本人做事很严谨,他们通过观察,发现俞副站长追求的【民国谍影】女伶大多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身形健美的【民国谍影】,容貌偏显英武的【民国谍影】北方女子,并不喜欢娇柔妩媚的【民国谍影】南方女子,所以特意从北平花大价钱找来了闻琦玉,作为诱饵。”

  “日本人做事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严谨的【民国谍影】可怕,我和俞立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交情,都不知道这个情况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竟然能够观察分析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么仔细!”郑宏伯不禁惊叹不已,不得不说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准备工作确实精准到位,怪不得俞立中了算计。

  “你继续说!”边泽吩咐道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日本人先是【民国谍影】安排闻琦玉在上海各大戏院挂牌上戏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我方占领区和法租界内的【民国谍影】大戏院唱戏,结果很快就吸引了俞副站长的【民国谍影】注意力,俞副站长对闻琦玉不停的【民国谍影】追求,几乎是【民国谍影】场场必到捧场,然后去后台送花追求,日本人看火候已到,就安排闻琦玉去虹口区的【民国谍影】梦缘大戏院挂牌,俞副站长开始还警觉,一直没有去日本占领区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后来就忍不住了,有二次乔装改扮潜入进去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布置的【民国谍影】巧妙,日本人没有发现他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给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指令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注意观察俞副站长的【民国谍影】行踪,一个多月前,我发现他又化妆出门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给杂货铺传递了消息,日本人布置周密,将俞副站长抓捕了,过了几天俞副站长再次出现,我就知道他也被策反了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就换成了继续监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。”

  听完了俞立被策反的【民国谍影】整个过程,屋子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有片刻的【民国谍影】不语,日本谍报部门的【民国谍影】能力可见一斑,也由此可见,他们在中方占领区肯定有很强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能力,能够对中方特工进行严密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,这一点让众人更为担忧。

  最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打破了沉默,他再次开口问道:“在军情站有谁知道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老家是【民国谍影】无锡,又有谁知道你回家探亲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?”

  骆兴朝一愣,犹豫的【民国谍影】半天说道:“我在上海站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很长了,大概两个月左右就回家看一次父母,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同事都知道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这个范围比较广了!”

  宁志恒再次问道:“日本人对军情站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为什么了解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么清楚?如果说俞立喜好女伶这个习惯容易调查,那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就不好调查了,知道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乡,还知道你定期回乡探亲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我估计,在军情站内部应该还有人为日本人提供消息,然后日本人根据这些情况,分别制定诱捕计划,这才成功的【民国谍影】策反了你和俞立,这项工作进行了时间已经三个月之久了,甚至是【民国谍影】更长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。”

  宁志恒转头对边泽说道:“我建议内部的【民国谍影】甄别工作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加大力度,挖出日本人渗透到我们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爪牙。”

  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分析,屋子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其他人顿时陷入一片死寂,好像瞬间落到了冰点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郑宏伯脸色阴沉的【民国谍影】十分难看,仿佛都能滴出水来。

  可想而知,这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人实施的【民国谍影】很周密的【民国谍影】策反计划,计划周详,投入巨大,时间跨度也长,这中间到底有多少军情站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中招,那就不得而知了!

  如果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严重,作为上海情报站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事主官,郑宏伯只怕这一次罪责难逃,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边泽再次开口求情,处座也绝对不会饶了他。

  边泽终于开口说道:“志恒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确实存在,这也正是【民国谍影】处座为什么让我亲自到上海站督察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说实话,处座对于上海站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并不相信,他怀疑俞立在上海站一定还有安排的【民国谍影】后手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从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来看,事态更为严重!宏伯!”

  “科长,我检讨,我马上向处座检讨申请处分!”郑宏伯赶紧说道,看来处座对自己一定非常不满了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太大意了,日本人竟然已经把手伸得这么长了,自己竟然还一无所觉,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失利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偶然,如果不把内奸清除干净,这种重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失利,日后仍然还会发生。

  宁志恒看到郑宏伯的【民国谍影】脸色,只好出言安慰道:“郑站长也不必太过紧张,其实这件事情如果没有察觉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件严重的【民国谍影】事件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现在已经察觉到了,只要布置得当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另有收获的【民国谍影】,比如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骆兴朝,有时候坏事可以转变成好事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要心急,我相信,只要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功夫深,挖出隐藏的【民国谍影】奸细,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件难事!”

  郑宏伯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猛然转过头看向宁志恒,他这才想起来,身边这个年轻人正是【民国谍影】抓捕日本间谍的【民国谍影】大行家,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,能够得到边泽那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推崇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其出众的【民国谍影】本领,而且这在之前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幕也得到了充分的【民国谍影】证明,只要有一丝破绽都逃不过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睛。眼光毒辣的【民国谍影】可怕。

  他赶紧强笑着对宁志恒说道:“志恒,这一次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你多加援手啊!”

  宁志恒一愣,心中暗自腹诽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来执行锄奸任务的【民国谍影】,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搞甄别,不过他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微微一笑,随口说道:“郑站长客气了,志恒一定尽力,一定尽力!”

  宁志恒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赶紧把话题扯开,他又转身对骆兴朝问道:“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营救行动你事先知情吗?”

  骆兴朝赶紧回答道:“之前已经通知我了,让我做好准备,如果我没有参与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营救行动,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人员就全部留下来,如果我参与了营救行动,就让我带领行动队向苏州河方向突围,日本人做好安排,设计放出一部分幸存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让我有突出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,再立下一功,以便以后在军情站更好的【民国谍影】发展。”

  宁志恒暗自赞叹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设计精巧,布置周密,整个过程一环扣着一环,设计执行此次行动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谍报高手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劲敌,他不知道这个人正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特高课的【民国谍影】首脑佐川太郎,整个行动布置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亲自指挥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“骆兴朝,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汇报就到这里,你要镇定,我估计正如日本人安排你监视俞立一样,很有可能也有人正在监视你,所以你不要露出破绽,正常的【民国谍影】和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联络人接头,领取任务,有情况就向侯处长汇报,或者可以直接向我汇报。”郑宏伯对骆兴朝命令道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卑职一定小心谨慎,争取早日立功赎罪!”骆兴朝赶紧立正敬礼,然后恭恭敬敬的【民国谍影】退出了办公室。

  看着骆兴朝离去,宁志恒这才开口说道:“马上安排人员对那个杂货铺进行监视,如果有异常情况,比如说摹久窆啊壳个联络员突然撤离或者失联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要马上汇报,这说明骆兴朝的【民国谍影】反正已经泄密,就抓捕所有可能泄密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包括侯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两名心腹手下。

  还有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之前我提议的【民国谍影】,对军情站全体人员进行体检的【民国谍影】计划暂停实施,这样会让骆兴朝也暴露出来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从别的【民国谍影】方面入手!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