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会议完成(求月票)

第二百二十九章 会议完成(求月票)

  方博逸的【民国谍影】话顿时让在座的【民国谍影】常委都安静无言,他们身边知道这一次会议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肯定有,但一定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身边最相信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不然不可能知道这个机密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!

  现在要把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名字列出来接受调查,他们都有些犹豫,他们都绝对相信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人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组织纪律不容违反。

  就在大家面面相觑之时,萧弘带头说道:“坚决完成,我开完会后,回去再落实一下,然后马上上报!”

  其他几位常委也赶紧点头同意,如果组织内部出了叛徒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头等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事,绝不能够隐瞒和敷衍,不然将来会出大事!

  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会议消息的【民国谍影】泄露,险些让整个南京地下党组织全军覆没。

  这一次侥幸躲过去了,那么下一次呢?

  “我们马上回去调查,看看有没有消息不小心泄露出去的【民国谍影】可能,可疑人员马上列表,向组织汇报!”

  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常委也赶紧出言同意!

  ”那好,这项调查工作就交给磐石同志负责,我们机关保卫人员配合完成,必须将这个隐患清除!”方博逸命令道。

  “磐石”是【民国谍影】萧弘的【民国谍影】代号,他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专抓这类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人,顺理成章的【民国谍影】执行此项任务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我马上着手这件工作!萧弘马上答应道。

  ”现在我们开始第一项议题!”方博逸看到大家都同意,这才满意点点头。

  他伸手示意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程兴业,对其他三位常委介绍道:“上一次我们召开会议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半年前,这位是【民国谍影】两个月前接手药品战线的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人,代号仍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苦泉,大家欢迎!”

  与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常委们都知道两个月前发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大事,也知道上级早就派新的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人来主持药品战线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今天他们才第一次见面!

  毕竟每个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一方,各自有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范围,互相没有横向的【民国谍影】联系,彼此之间很难有见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机会,除非是【民国谍影】这种高级别的【民国谍影】会议,否则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一个城市里搞地下工作多少年,也见不着真人面目!

  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对南京地下组织最高领导人方博逸,这些常委也只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代号,不知道他真实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!

  当然方博逸是【民国谍影】全面掌控局面的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人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这几位常委的【民国谍影】具体情况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大家听到方博逸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赶紧鼓掌欢迎新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友加入,程兴业谦逊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笑,与大家点头示意!

  “苦泉同志接手药品战线两个月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就已经打开了新的【民国谍影】局面,开辟了新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输渠道,还搜集到了老家急需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量药品,源源不断的【民国谍影】送回了老家,工作卓有成效!这一次我们采购的【民国谍影】很多物资都要使用这一条运输渠道输送出去!”

 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萧弘,再次说道:“包括那三部军用电台,是【民国谍影】重中之重,绝对不能有任何失误!”

  这三部电台的【民国谍影】购买是【民国谍影】萧弘负责的【民国谍影】,整个行动的【民国谍影】试探,布置和完成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设计完成的【民国谍影】,章成弘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出面执行任务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。

  现在这三部军用电台正在萧弘的【民国谍影】手里,现在南京国党政府对走私军火,军中物资管辖越来越严,他一时之间也没有渠道输送出去,现在就只能使用药品战线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输渠道了!

  “好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马上把电台和苦泉同志进行交接!”萧弘听到方博逸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心中大喜,正好解决了当下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!

  “好,现在我们进行下一个议题!”

  ~~

  会议有条不紊的【民国谍影】进行着,各位常委将这一段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工作做了必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沟通,直到会议结束!

  散会后,几位常委都迅速离开,只有萧弘没有走,他在最后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向方博逸点了点头。

  方博逸知道萧弘肯定要有话对自己单独说,便把他留了下来。

  萧弘看着方博逸,眼神中有些犹豫,最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开口说道:“青山同志,刚才你把调查内部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交给了我,我觉得难度很大,能够知道会议召开的【民国谍影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保密级别很高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历史肯定经得起审查,我们这边对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审查有些难度,而且太耽误时间,我想组织上能不能从另一方面给于我们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帮助。”

  方博逸疑惑的【民国谍影】看着萧弘,一时间没有明白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萧弘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能力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了解的【民国谍影】,此人为人心思缜密,做事滴水不漏,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搞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手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所说的【民国谍影】另一方面指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意思?

  “你具体说一说,我们能够提供帮助的【民国谍影】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全力支持!”方博逸笑着说道。

  萧弘抿了抿嘴唇,干脆把话说清楚了,他看着方博逸说道:“青山同志,我知道这么问,可能会违反地下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组织纪律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危机险些将我们整个地下组织都葬送了。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再次发生,所以这个毒瘤一定要抓出来!”

  他看了看方博逸,再次说道:“这一次我们能够化险为夷,在昨天晚上提前几个小时转移了市委机关,还有改变了开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,我想,组织里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已经有人打入到了党务调查处里了,将这一情报传递出来,这才将我们组织从险境救出来!”

  方博逸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神顿时射出慑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光芒,他紧紧的【民国谍影】看着萧弘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很快脸色就平静下来,他确认眼前这个人绝对不会有问题,不然整个地下组织,早就不复存在了!

  方博逸缓缓的【民国谍影】吐出一句:“磐石,你这个问题我不做回答,你就说摹久窆啊裤想得到什么帮助吧?”

  不做回答?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猜测是【民国谍影】正确的【民国谍影】了!没有想到组织上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打入了敌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脏,这绝对是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党组织在谍报战场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大突破。

  这些年自己也曾多次安排人员,试图在中央党务调查处这个老对手的【民国谍影】部门里打入一个钉子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后都没有完成,最接近成功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次,潜伏了两年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仅仅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微小的【民国谍影】失误,就暴露在敌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视线下,白白牺牲了一个极为优秀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,可现在组织上竟然不悄无声息的【民国谍影】做到了!

  这对地下党组织来说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张绝对的【民国谍影】王牌,也会对以后的【民国谍影】对敌斗争产生极其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影响!

  萧弘马上说道:“我想能不能让打入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,从敌人内部探查一下这个内鬼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谁,如果不能,只要可以提供一点相关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也行,比如说摹久窆啊口鬼什么时候传递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,在什么地点,以什么方式,总之只要我们有据可查,这样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就好做多了!”

  “这绝不可能!”方博逸斩钉截铁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,“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内线绝不能这样使用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作用是【民国谍影】决定性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只能让他陷入困境,老实说,这一次行动失败,党务调查处肯定会进行一次严格的【民国谍影】内部审查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处境会非常的【民国谍影】艰难,如果这个时候再擅自行动,这简直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自投罗网!绝不可行!”

  其实方博逸知道,这个任务影子根本就接受不到,也就无从谈起完成任务这一说,所以他干脆直接了当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绝了萧弘,直接就绝了他这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念想!

  萧弘一看方博逸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,就知道这事情肯定行不通,他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好吧,我尽量完成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,还有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关于市委机关新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,我们之前也有备用的【民国谍影】方案,现在布置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需要一部分资金,我知道,这段时间组织已经花费了不少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进行采购工作,现在资金一定很紧张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手里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经费也确实不够,你看~”

  地下党组织之前对市委机关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有二处备选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多方考量,最后才选中了吉庆巷!

  现在吉庆巷已经暴露了,新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自然而然的【民国谍影】马上确定下来了!

  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布置工作需要大量资金,购买房产,安置机关众多人员等等一系列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都要钱,这项工作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萧弘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范围,萧弘一时间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!只好向组织上伸手!

  “哈哈,这件事我马上就可以为你解决!”方博逸一听萧弘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不禁有些好笑,前段时间组织确实花出了大量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执行一系列了采购计划,影子送来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都花完了!

  不过就在昨天晚上,影子又送来了一大笔资金,这笔恰久窆啊慨足够组织再进行下一步的【民国谍影】采购计划,至于建立新的【民国谍影】市委机关更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问题!

  “现在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很充裕,建立市委机关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要尽快完成,资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问题!”方博逸说道。

  萧弘一听不觉暗自诧异,这么长时间以来,地下党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活动经费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入不敷出,这已经成为常态。

  有很多经费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党成员们自行解决,最艰苦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甚至变卖家产充做经费。

  就连方博逸本人都曾把自己珍藏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古董变卖一空,拿出来当做活动经费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段时间以来,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经费明显有了充足的【民国谍影】补给,购买了大量的【民国谍影】物资,药品,甚至军火和电台等等,现在青山同志更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拍胸脯,财大气粗的【民国谍影】说资金不成问题,这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挖到宝藏了不成?

  自己要问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已经问完,资金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也得到了解决,萧弘便告辞离开,至此,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层会议圆满完成。

  一场几乎要摧毁南京地下党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巨大危机就这样,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帮助下安全度过了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