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求助科长(求月票)

第一百七十九章 求助科长(求月票)

  宁志恒说道:“的【民国谍影】确是【民国谍影】有这种可能,我觉得我们应该把目标放的【民国谍影】再大一些,我昨天大致调查了一下这个永安银行。

  这个永安银行是【民国谍影】江浙几名大商人联办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家私人银行,成立之初的【民国谍影】目的【民国谍影】,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资金运转的【民国谍影】方便,并吸纳一部分融资。

  这些年来,永安银行一直没有什么发展,规模也不大,在金融行业里信誉度也不高,在银行业里并不出众!

  黑水小组又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家实力和信誉都并不出众的【民国谍影】银行,作为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运转渠道呢?

  原因之一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永安银行是【民国谍影】一间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小银行,选择这个银行进行资金运转,不会引人注意!

  原因之二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它目前为止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使用旧银行比较传统的【民国谍影】管理模式,设有总经理一人,协理一人,总会计师一人。没有严格的【民国谍影】复查制度,要想在其中做些手脚,难度相对小一些。

  但是【民国谍影】除此之外,我认为黑水小组选择永安银行,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。

  我有一种预感,这个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水,要远比我想象中的【民国谍影】深!

  所以我有一个更大胆的【民国谍影】想法,这个永安银行会不会,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单单黑水小组在用它当资金运转渠道,也许还有更多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组织在使用这一方式。毕竟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黑水小组就花费这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代价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太浪费了!”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顿时让赵子良瞪大了眼睛:“如果你的【民国谍影】猜测是【民国谍影】正确的【民国谍影】,那么情况可就不一样了,很有可能我们找到了一个日本间谍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运转渠道,我们可以根据这条主线,慢慢找出一些隐藏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组织来。”

  说到这里,赵子良越说越兴奋!按照这个思路,这一次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收获巨大,如果运气好,很有可能会重创潜伏在南京的【民国谍影】日本间谍组织。

  要知道南京作为民国首都,一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间谍组织最为关注的【民国谍影】重灾区,可以说在这些年来,在日本谍报部门的【民国谍影】努力下,通过收买和策反等各种手段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安插在南京各个部门,几乎在方方面面都有日本间谍的【民国谍影】身影。

  军事情报调查处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这个大背景下应运而生,如果这一次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做成了这件大事,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!

  现在赵子良对宁志恒是【民国谍影】越来越满意了,他极为欣赏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看向宁志恒。他知道这个年轻的【民国谍影】部下目光极为敏锐,推理判断能力准确的【民国谍影】可怕。

  看来这一次让他主持黑水案件的【民国谍影】后续侦破工作是【民国谍影】走对了,柳岸花明又一村,他有预感,这一次一定会有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收获。

  “你想怎么查?”赵子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,倾尽全力协助宁志恒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行动!

  宁志恒接着说道:“我们要想不打草惊蛇,不惊动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内部人员,那么只能通过银行正常的【民国谍影】程序进行查验。

  我询问了一下,一般银行都是【民国谍影】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账目的【民国谍影】审核,国立银行是【民国谍影】十天一次,私立银行一般是【民国谍影】半个月一次,永安银行下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账目审核就在三天后。”

  宁志恒这时又将一张纸放在赵子良面前,说道:“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五位股东的【民国谍影】名字,他们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江浙一带有名的【民国谍影】大商家,他们都有权利使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会计参与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账目审核。

  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想法是【民国谍影】想通过其中一位股东,当然要能确保这个股东没有问题,把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安排进入查账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之中,偷偷的【民国谍影】把近期这段时间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户查一查,看有没有资金存入,几天后又全部取出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然后把账户偷偷记录下来。

  而且重点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苏煜和莫平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上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流水,看一看是【民国谍影】否如他们交待的【民国谍影】那样,验证一下,他们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否属实。”

  赵子良点点头说道:“这也的【民国谍影】确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办法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银行里商户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运转也有很多,出现资金倒手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平常的【民国谍影】现象。

  你这种查法只能能够减少目标范围,不一定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间谍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在运转。

  而且你要查验全部账户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流水,工作量太大了,只靠一个会计根本无法完成的【民国谍影】!要想办法找借口多安插几个会计,这些我来想办法!”

 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科长考虑的【民国谍影】周到,我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想当然,有很多细节没有考虑到,果然姜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老的【民国谍影】辣!”

  赵子良笑哈哈道:“你这脑子已经够厉害了,如果再把这些细节都考虑的【民国谍影】严严密密,我们这些老家伙就真该给你退位让贤了!”

  说到这里,赵子良手中纸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五个名字仔细观看了一下,突然指着其中一位商人名字说道:“白宏才,这个人我倒是【民国谍影】有点印象,以前打过一次交道。这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底子还算干净,就选他吧!

  我亲自出面和他谈,这点小事,他不敢拒绝的【民国谍影】。至于会计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选,我会到会计室选几名精干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这件事这件事情并不难,应该很快就会完成。

  之后我们再根据查账的【民国谍影】结果,锁定那些账户,然后我们在永安银行安插内线,重点跟踪这些账户的【民国谍影】动向,就有可能找到真正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,一定能够有所收获!”

  两个人将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细节都商议已定,查账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交给赵子良来完成,宁志恒回去等候查账的【民国谍影】结果。

 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二天,宁志恒突然接到了杜谦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。

  “组长,我又发现了上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可疑车辆,我查了运货单,不过这一次是【民国谍影】以一家叫德茂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名义过关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家公司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新公司,这两天才走的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门路!”杜谦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汇报着。

  “放行!一切我自有安排,不要多生事端!明白吗?”宁志恒自然不会让他多事,赶紧命令他放行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我明白!”杜谦一听自然不敢起疑,免得干扰了宁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安排!

  放下电话,宁志恒不由得有些头痛,这个杜谦太麻烦了,他一天到晚都盯在关卡,偏偏眼光还很毒,每一次地下党组织运输的【民国谍影】车辆都没有瞒过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睛,如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,他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坏事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这太危险了!宁志恒不能把地下党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命运,压在这个贪婪成性唯利是【民国谍影】图的【民国谍影】小人身上,如果党务调查处那边不死心,或者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自己嘴风不严,都会带给地下党组织致命的【民国谍影】威胁!

  本来宁志恒看在杜谦这几天还算恭敬的【民国谍影】份上,还想找个办法把他调开康元口关卡,饶了他这条命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看来,这个家伙绝不能留了!

  不能怪我心狠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你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太多了!宁志恒钢牙一咬,准备下手了!

  想到这里,他拿起电话,给行动一队打了过去。

  “马上通知副队长赵江,让他马上来见我。”宁志恒吩咐道。

  赵江这些天一直在跟踪杜谦,主要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防止中央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人不死心,暗中搞手段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只有千日做贼的【民国谍影】,没有千日防贼的【民国谍影】,宁志恒不能够一直这么防备下去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要除掉杜谦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之一。

 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赵江急匆匆赶了回来,敲门进入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。

  “组长,你找我?”赵江立正敬礼,然后问道。

  “这些天杜谦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有没有发现可疑人员?”宁志恒问道。

  “据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观察,没有什么可疑人物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昨天,有人去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家里,好像和杜谦吵了几句,出门之后还被杜谦骂了一顿!最后不欢而散!”赵江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着。

  “知道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人吗?”宁志恒顿时有些紧张,不会是【民国谍影】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人不死心吧?不过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应该不会这么明目张胆!

  “我派人跟过去了,这个人一路赶到了警察总局副局长韩兴平的【民国谍影】家里,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就走了,然后回到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家。后来确定这个人叫裴文耀,是【民国谍影】警察总局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位科长,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韩兴平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!”赵江回答道。

  宁志恒暗自点头,赵江这个人没什么出众的【民国谍影】才能,但唯一的【民国谍影】长处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听话,很会看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脸色。对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执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很彻底,从不打半点折扣,这也正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看中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。

  从赵江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中,可以看出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大概,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韩兴平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受命前去找杜谦谈事情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杜谦根本已经和韩兴平撕破了脸皮,再加上投靠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门下,自然不会给韩兴平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好脸色,搞得不欢而散!

  既然如此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正好借杜谦这件事找上他,宁志恒倒要看一看这个韩副局长到底有多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底气敢和他打擂台。

  “从现在开始,马上放弃对杜谦的【民国谍影】监视,把你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都撤回来吧!”宁志恒吩咐道。既然打算要对杜谦下手,自然要把他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监视人员撤回来,不然自己踩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脚,岂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闹笑话!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赵江点头领命,他对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向来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打折扣,马上出去安排。

  宁志恒不禁心中暗摹久窆啊空,看来这个韩兴平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利益熏心,突然丢掉了这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笔财源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于心不甘,竟然找到杜谦门上去了,这还有没有把他宁志恒放在眼里,真当军事情报调查处这个名头不吃人吗?

  (哈哈!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更新求月票!谢谢!)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