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重新提审

第一百七十六章 重新提审

  “对了,听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打算追查黑水间谍小组案件?”卫良弼笑着问道。

 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这件案子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始作俑者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案件的【民国谍影】发起人。如今案子走到了一半,却毫无进展,我想他它接着办下去!

  当初处座要强行把孟乐生交给情报科接手,恐怕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案子吧,如今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案子也结了。而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案件一直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由我们行动科来主持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现在接回来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理所应当。

  所以我打算申请,重新接手这个案子,你看怎么样?”

  “糊涂!”卫良弼一拍桌子,皱着眉头说道:“这件案子已经进入了死胡同,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都断了,唯一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,可你看情报科现在正砸在手里,尴尬的【民国谍影】骑虎难下!

  首先是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体根本经不住严刑审讯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等他身体好了,可以接受审讯了,以他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顽固分子,能不能开口还不一定呢!

  再退一步,就算他开口,他被捕了这么长时间,据我们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日本间谍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通讯时间一般为十二天。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通讯时间已经过了,日本特高科本部早就知道他被捕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,其他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成员,我估计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潜伏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已经潜逃,最后只怕仍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无所获。

  如果你现在接手,最高兴的【民国谍影】只有情报科那些人,一口黑锅正好甩了出去,到最后人要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不小心死在你手里,最后的【民国谍影】后果都要你来承担,这完全是【民国谍影】吃力不讨好。

  冒这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风险,最后一无所获,还要承担严重的【民国谍影】后果。岂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愚蠢?”

  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番话让宁志恒彻底无语。不得不说,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分析完全正确,这时候把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工作接手过来,的【民国谍影】的【民国谍影】确确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智之举。

  就算他在孟乐临死前窥探到了记忆,现在时间过去了这么久,以日本特高科总部的【民国谍影】反应速度,宁志恒估计所得也有限。

  到那时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死亡,肯定会让自己负有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责任,甚至情报科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人更会兴风作浪,把这件事的【民国谍影】责任推卸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干二净,把责任推卸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上。

  想到这里,他不禁有些头疼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却又实在不甘心,最后他思虑再三开口说道:“看来孟乐生那里,我们是【民国谍影】得不到情报了。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点办法都没有,我能申请看一看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吗?我想从中找到一些线索。”

  卫良弼看到宁志恒,仍然是【民国谍影】锲而不舍,铁了心要把黑手间谍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案子追查到底。只好说道:“想要看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,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权限不够。不过你可以向科长申请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老部下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腹,由他开口,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权限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申请到的【民国谍影】!不过志恒,这件事情你有把握吗?”

  宁志恒笑道:“总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试一试。我相信事有可为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总觉得这件案子还有出路可走,也许能够有所收获!”

  宁志恒没有耽误,转身就去找了科长赵子良,最终他费了大量的【民国谍影】口舌,说服了赵子良,由他主持追查黑水案件的【民国谍影】后续侦破工作。

  赵子良又向处座申请,为他拿到了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,并转达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话。

  处座望他再接再励,期待他在这件案子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出色表现!

  办公室里宁志恒正看着桌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两份审讯记录。一份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费尽周折从情报处取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。一份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。

  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案子一直是【民国谍影】行动科主持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工作是【民国谍影】向彦亲自审理的【民国谍影】,取得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并不困难。

  宁志恒花了大量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一字一句的【民国谍影】将这两份审讯记录,仔仔细细过了好几遍,可以说这两份审讯记录能够传递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信息非常的【民国谍影】少!

  苏煜是【民国谍影】两年前被策反的【民国谍影】,对于整个黑水小组,他所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内情。非常有限。

  这里面除了武田枫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特殊,因为他本人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武田枫策反和发展的【民国谍影】。除此之外,他唯一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黑水小组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代号为蝰蛇,他甚至都不能够确定,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和孔舒兰两个人到底谁才是【民国谍影】真正的【民国谍影】蝰蛇!

  然后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,里面透露的【民国谍影】信息更是【民国谍影】少,除了策反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根本什么都没交代。不过他倒是【民国谍影】承认,他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组长蝰蛇,孔舒兰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助手。

  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承认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些问题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已经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。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根本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字未吐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个顽固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伙!

  看到这里,他决定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亲自提审一下苏煜,再仔细询问一下,看有没有疏漏之处!

  他拿起审讯记录,赶到刑讯科当即提审苏煜。

  再见到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苏煜整个人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模样。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经过严刑拷打,很快当场就招供了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行为,所以身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伤倒不多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精神状态非常的【民国谍影】差!

  头发如同一蓬枯草,脸颊面无血色,消瘦的【民国谍影】像一个骷髅一般,一一双惊惧无神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睛,透露出一丝绝望!他被拷在审讯椅上,眼神空洞的【民国谍影】望着宁志恒。

  宁志恒看到他这副模样,就知道这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塌,就像一个活死人,静静的【民国谍影】等待着死亡的【民国谍影】裁决,等待着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末日。

  充当间谍是【民国谍影】重罪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充当日本间谍,是【民国谍影】必死无疑!等待他的【民国谍影】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某一个日子,有人进来把他像拖死狗一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拖出去,给他一枪了解性命,然后就扔在乱葬岗上,横尸荒野了!

  宁志恒看着苏煜,冷声说道:“苏煜,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你,我不想对你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再施以刑罚,老实回答,免受皮肉之苦!”

  苏煜茫然的【民国谍影】抬了一下头,看了一眼宁志恒,然后无力的【民国谍影】点了点头,他已经什么都交代了,根本没有任何隐瞒,也就无所谓再问一遍了。

  宁志恒开口问道:“我想知道,在审讯记录上记录,在这两年里,你一共向蝰蛇提供过六次情况。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你提供情报,肯定不会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偿的【民国谍影】,蝰蛇都会给你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奖赏。我想知道,他每次都以什么方式来付给你这笔恰久窆啊慨呢,这一点在审讯记录里并没有提到!”

  苏煜慢慢的【民国谍影】抬头,张了张干裂的【民国谍影】嘴唇,宁志恒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,走到苏煜面前,轻轻的【民国谍影】放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嘴边,慢慢的【民国谍影】把这杯茶水喂给他喝。

  苏煜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帮助咽下了这杯茶水,终于感觉到胸口的【民国谍影】郁闷慢慢清爽了不少,才以低哑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说道:“我在城南的【民国谍影】永安银行,开有一个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户,登记了一个假名字叫文树,每次我把情报传递给蝰蛇之后,五天之内,蝰蛇会根据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珍贵程度把相应的【民国谍影】钱打入到这个账户上。”

  宁志恒听到这里微微一愣,没想到这一次审讯还有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收获。他赶紧问道:“这个账户里现在还有多少钱?”

  苏煜轻声说道:“根本就没有钱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空账户,我每次都会在第一时间把钱取出来,永安银行规模不大。这半年来,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银行倒闭了不少,我自然不敢把钱存到这样小银行里。

  这笔恰久窆啊慨我也不敢存入到别的【民国谍影】银行,怕露出行迹,都把它藏到了家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保险柜里,当时抓捕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也都被你们抄走了。”

  宁志恒一愣,原来空欢喜一场,这才想起来,苏煜家里的【民国谍影】现金当时已经被石鸿和楚光抄劫一空,自己还分到了其中一部分好处!

  “把你在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账号说出来!”宁志恒说道。

  苏煜很快交代出一个账号,反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个空账户,留之也无用!

  宁志恒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在纸上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非常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。

  宁志恒又开口问道:“对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其他成员,你还有什么可以要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吗?”

  苏煜黯然说道:“能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我都说了,我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就那么一点。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将死之人,实在没有必要为日本人隐瞒什么!”

  苏煜这个时候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非常后悔,一念之差,便坠入地狱!再也翻不了身了,如今只能束手待毙,苦熬着等死,心中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绝望透顶!

  宁志恒又问了一些问题,看到确实没有什么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,便放弃了。

  出了刑讯科,他一路思索着,整理一下思路,然后来到了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。

  卫良弼看到他进来,起身砌了一杯茶放到宁志恒面前,说道:“我听说今天你拿到了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,看得怎么样,有什么收获吗?”

  宁志恒举着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说道:“白费了半天功夫,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毫无价值。我刚刚去刑讯科重新提审了苏煜,没有想到还真有一点点收获。”

  “哦,有什么收获?说来听听!”卫良弼听到林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顿时来了兴趣。

  宁志恒思考一下,说道:“审讯记录上确实没有什么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提审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问出一个细节,苏煜在城南的【民国谍影】永安银行,用化名开有一个账户。每一次他窃取到情报之后上交给蝰蛇,蝰蛇在五天之内都会打一笔恰久窆啊慨到这个账户上。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