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招揽之意(求月票)

第一百一十六章 招揽之意(求月票)

  “从现在开始,只有你!”他指着左柔说道,“只有你才能回答,老廖,你把他们两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嘴给我堵上!”

  老廖二话不说,找了两团布团将左刚和左强的【民国谍影】嘴牢牢的【民国谍影】堵住。

  “谁杀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我清楚的【民国谍影】很,”宁志恒将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柳叶薄刃刀甩在桌子上,“不要以为自己有多聪明!”

  三兄妹一看桌子上的【民国谍影】薄刃刀,就明白了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对方精明过人,很多事情早就明白了!

  “现在,我再问你,前天晚上你们又杀了两个男子,然后抛尸北街垃圾场对吗?”宁志恒问道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长官,看来你都知道了!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杀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左柔这时也不愿多辩解,她知道面前这个人很难混过关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坦然面对了,干脆直接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,“这些人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好人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些惯偷盗贼,我杀了他们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为民除害!”

  “我知道他们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好人,可我也知道,你杀他们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为民除害。说说看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什么?”宁志恒冷声问道!

  左柔犹豫了半晌,她不知道宁志恒究竟对这件事情了解多少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她不敢赌,毕竟连杀四人,她是【民国谍影】需要给一个合适的【民国谍影】理由的【民国谍影】!这根本躲不掉!

  左柔最终回答道:“我们在找东西,我们左家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件传家宝丢了。就在这一带附近,我们兄妹怀疑是【民国谍影】这里的【民国谍影】惯偷盗贼偷的【民国谍影】,所以才抓了这些惯偷盗贼,想找回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传家宝!”

  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她能想到的【民国谍影】最合理的【民国谍影】解释了,不过她不会把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板交代出来,毕竟老板对他们兄妹有恩,左柔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所保留!

  宁志恒看在眼里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暗自诧异,事情到了现在,这三兄妹可以说已经是【民国谍影】山穷水尽了,连杀四人,哪怕是【民国谍影】这四个人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好东西,是【民国谍影】渣滓,可依照法律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抵命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可到了这个地步,这兄妹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愿意把幕后人交代出来,可见这三兄妹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底线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还算有可取之处。

  老实说,宁志恒本人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法律的【民国谍影】化身,他也没有心情当什么正义的【民国谍影】使者!

  这个时代的【民国谍影】法律公平与否暂且不论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最起码宁志恒本人知道自己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纯粹的【民国谍影】好人!

  不然死在他手里的【民国谍影】王扒皮怎么算,其实说白了,不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这个王扒皮半路出手截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财,挡了刘大同的【民国谍影】道,自己也谋图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财产,最后杀人灭口而已!

  所以那四个惯偷混混的【民国谍影】性命在宁志恒眼里一文不值,这种人留在世上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污染空气,再说这乱世之中,人命贱如草芥,死几个盗贼又算什么大事?

  倒是【民国谍影】这兄妹三人,生死关头甘愿为对方去顶死罪,这份手足情深让宁志恒动容。

  要知道在这个世上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混乱的【民国谍影】时代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亲兄弟姐妹为了几个钱还能勾心斗角,暗下手段,这并不稀奇!而他们三兄妹能做到生死关头不离不弃,殊为难得!

  山穷水尽之时,没有想着出卖,攀咬他人,对所托之人也算的【民国谍影】上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信有义。

  而宁志恒也觉得手下人才不多,以刘大同为首的【民国谍影】外围势力,打探消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错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正经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能力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欠缺。

  行动队里,石鸿其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腹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强势,再加上与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师兄弟关系,石鸿才对宁志恒俯首听命。

  王树成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对宁志恒非常的【民国谍影】服气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经验和能力都不足对宁志恒有所帮助,况且他本人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保定系的【民国谍影】成员,身后也有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背景和关系,要想彻底收服还需要时日。

  只有被宁志恒一手提拔,且救过性命的【民国谍影】孙家成,才算得上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腹。

  可以说摹久窆啊傀志恒此时手中真正属于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并不强大,现在看到左氏三兄妹对亲人有情,对顾主有信,又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练武之人,身手不错!此时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对这三个人起了惜才之意,招揽之心!

  至于三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动辄杀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凶性,宁志恒觉得只要好好敲打敲打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信心可以收为己用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想到这,宁志恒一声冷笑:“传家宝?我来猜一猜,你们左家的【民国谍影】传家宝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枚家徽印章,一枚翡翠勾玉?”

  说完,紧盯着左柔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睛,喝道:“无知的【民国谍影】蠢货!三个人被人家当枪使了还不知道?你真以为那是【民国谍影】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传家玉器吗?”

  这番话顿时让左氏兄妹大吃一惊,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,自己千方百计寻找的【民国谍影】物品,对方早就已经知道了!

  而且听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口气,这两件玉器并不简单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板交代了任务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说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位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朋友托付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要求在不惊动官方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下找回丢失的【民国谍影】传家玉器。

  他们一直以为,警察抓捕自己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杀了四个惯偷盗贼,可现在看来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起因反而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一直寻找的【民国谍影】物品。

  看着面面相觑的【民国谍影】左氏兄妹,宁志恒直接问道:“说说吧,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谁指使你们来寻找这两枚玉器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问到这个问题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左柔半天没说话,最后把牙一咬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坚持说道:“没有人指使,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自己要找回我们自己家的【民国谍影】传家宝,总之,人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杀的【民国谍影】,要杀要剐我认了!”

  宁志恒没有再问她,看来这是【民国谍影】铁了心要当替死鬼,虽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女子,可这份韧性倒是【民国谍影】让宁志恒更加欣赏。

  他转头对老廖说道:“那个崔二弄死了没有?”

  老廖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问话,顿时愣了一下,但马上又反应了过来。赶紧回答道:“您上回特意交代过,留他一条小命,所以一直没有对他用刑,现在还关着呢!”

  “把人带上来!”宁志恒吩咐道!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老廖答应一声赶紧去提人。

  很快,瘸着一条腿的【民国谍影】崔二被带了上来,他抬头看见宁志恒正冷森森的【民国谍影】看着他,顿时吓了一个激灵,他清楚地记得几天前,宁志恒审讯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场景,他咕咚一声跪在地上,嘴里不停地求饶道:“长官,我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全都都说了,不敢再有隐瞒啦!您相信我!真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宁志恒对老廖说道:“带着你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都下去吧,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你们听到没有好处!”

  老廖和几名狱警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明眼人,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后,赶紧退出了审讯室。

  “你们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想找偷摹久窆啊裤们传家宝的【民国谍影】小偷吗?这个人就是【民国谍影】,他叫崔二,十四天前,他在一户人家里偷走了一枚翡翠勾玉和一枚印章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奇怪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,那名被窃的【民国谍影】户主也不报案,在第二天退了房间就不知所踪。你说奇怪不奇怪?”宁志恒指着不断求饶的【民国谍影】崔二说道!“现在你还说,那两枚玉器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们左家的【民国谍影】传家宝吗?”

  这话让左氏兄妹都无言以对,原来偷窃两枚玉器的【民国谍影】盗贼早就已经落网,就被关在这个警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大牢里。

  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左强看着崔二,心中暗骂,原来正主在这里呢!看来所谓的【民国谍影】打劫伤人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警察局散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假消息,看得出来这是【民国谍影】蓄谋已久的【民国谍影】陷阱了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三兄妹还茫然不知,一头闯了进来,如今追悔莫及!

  “怎么不说话了,被揭穿啦!算啦,我也不勉强你,看不出来你们对你们的【民国谍影】戴老板很忠心吗!”宁志恒不轻不重的【民国谍影】淡然说道!

  顿时这一句话,震的【民国谍影】左氏兄妹眼睛睁得老大,以不可置信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神看着宁志恒,这个人到底知道多少?看来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切坚持在人家眼中都是【民国谍影】笑话,如同一只凶狠的【民国谍影】狸猫正在调戏逗耍困在墙角的【民国谍影】老鼠一般。

  宁志恒清楚的【民国谍影】将左氏三兄妹的【民国谍影】反应看在眼里,自己这轻轻地一击,就足以致命了!

  现在可以肯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说摹久窆啊炕后指使者必定是【民国谍影】郭如雪的【民国谍影】男人,那位姓戴的【民国谍影】男子无疑!

  他越是【民国谍影】表情淡然,给左氏兄妹三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心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压力越重,他不再多说,就这么静静地坐着,冷眼旁观左氏兄妹的【民国谍影】反应。

  此时的【民国谍影】左柔一脸的【民国谍影】无奈,心想对方都已经知道了,还再坚持下去还有没有意义?

  就连左刚和左强也相互看了一眼,耷拉下去脑袋,不做任何表示了!

  过了片刻,就在宁志恒准备再趁热打铁诈取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口供时,门外的【民国谍影】敲门声响起!

  宁志恒有些意外,他已经告诫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狱警离开,怎么还有人敢打扰审讯进行,况且门口都有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队员把守!

  他示意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孙家成,孙家成上前打开门,只见老廖站在门口。

  宁志恒知道老廖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知轻重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必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事情要汇报。

  “宁长官,刘警长打来电话,请您过去接一下!”老廖汇报道。

  宁志恒心中有数,这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刘大同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有结果,又知道自己在看守所审问犯人,所以才在第一时间通告调查结果,希望对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有所帮助。

  宁志恒站起身来,对左柔说道:“你们自己再好好想一想!”

  说完话,快步出门,跟着老廖来到办公室,拿起电话问道:“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,调查有结果了吗?”

  “报告宁长官,已经有结果了,您判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点也不错,根本没有浪费一点时间,那家首饰店的【民国谍影】掌柜就知道那个姓戴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!”刘大同兴奋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传来,看来一切顺利,宁志恒现在设定的【民国谍影】两条侦破方向都有了收获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