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六十二章 善后工作

第六十二章 善后工作

  躺在地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感觉浑身酸痛无力,懊恼不已,这次是【民国谍影】鸡飞蛋打,什么也没有捞着,还差点把命丢进去,现在身体还不知道有没有内伤呢?

  这次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大意了,目标突然要跑路,也没有时间安排抓捕,自己仓促上阵还碰到个硬茬。

  最后关头,这个崔海根本没有半点犹豫,直接拉响了藏在身上的【民国谍影】手雷,竟然要与自己同归于尽,这份果绝更是【民国谍影】出乎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料。

  更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后没有收取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,这个崔海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日本特高课中的【民国谍影】高级间谍,脑海中的【民国谍影】秘密一定极有价值,错失交臂,可惜了!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运气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太背了!

  孙家成在一旁看了宁志恒半晌,确认队长好像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什么大问题,才上前扶起宁志恒,犹豫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队长,你感觉还好吧?”

  宁志恒没好气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还死不了!赶紧打电话通知处里来人善后!”

  孙家成连忙答应了一声,去找电话通知军事情报处。

  宁志恒用手摸了摸吐血后嘴边的【民国谍影】血迹,感觉胸口闷痛,不过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体素质超于常人,试着活动了身体,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大碍。

  找到刚才川上健太扔出去的【民国谍影】行李箱,打开后翻找了半点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两件换洗的【民国谍影】衣服和洗漱用品,没有找到半点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东西,他气恼的【民国谍影】将行李箱扔在一边。

  这时孙家成打完电话回来,说道:“已经通知处里,卫组长听说队长你受伤了,说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亲自带队过来处理。”

  宁志恒点点头,接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必须要由军事情报处来接手了,抓捕崔海的【民国谍影】失败,剩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个接头人,估计最晚到今天晚上邵文光会带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信息。

  这个接头人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重要人物,不然崔海不会在临走时见他一面,很有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交代一些事情,甚至有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暗影小组新的【民国谍影】组织者。

  崔海已经死亡了,那么追查暗影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唯一希望,就只能寄托在这个新出现的【民国谍影】接头人身上了。

  他不知道崔海的【民国谍影】死亡能瞒过特高课本部多长时间,但可以肯定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,长时间的【民国谍影】失联一定会引起特高科的【民国谍影】怀疑,而做出快速的【民国谍影】反应。

  因为崔海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暗影小组各个成员,包括其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掩护身份。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失踪一定会让特高课本部第一时间让暗影小组进入全面的【民国谍影】蛰伏,甚至是【民国谍影】撤离。

  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是【民国谍影】危险而严谨,他们根本不会存侥幸心理,都会以最坏的【民国谍影】估计,最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怀疑态度,来应变各种突发情况。

  宁志恒觉得不能拖延了,必须要对接头人进行抓捕,必须要在特高科本部没有作出反应之前就行动。

  不过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抓捕行动必须保证万无一失,一定要谨慎再谨慎,全力以赴,千万不能再让崔海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发生了!

  正在他思虑之间,突然远处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哨声响起,一阵的【民国谍影】脚步声传来,几个巡警拎着警棍,吹着警哨跑过来。

  这反应速度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没谁了,这要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当街杀人,以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反应速度,现在凶手早就跑得没影了。

  这几个巡警一路赶过来,看到云来宾馆的【民国谍影】门口被炸的【民国谍影】面目全非,场面一片狼藉,一个浑身是【民国谍影】血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躺在地上,显然已经死的【民国谍影】不能再死了。

  其他两个人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衣服破损,站在那里一副狼狈不堪的【民国谍影】样子,显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事件的【民国谍影】参与者。

  一个为首的【民国谍影】巡警,走近两步,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警棍一指,高声喝道:“你们两个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人?当街行凶!天子脚下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!跟我们回警察局走一趟。”

  说完,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巡警也一起帮腔吆五喝六的【民国谍影】都围了上来。

  宁志恒正是【民国谍影】心情极差之时,看到这帮巡警也懒得搭理他们。

  孙家成一看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恼火,骂道:“不长眼的【民国谍影】东西!我们真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杀人凶手,就你们这几个货,赶过来送死的【民国谍影】吗?”说完,他从腰间掏出手枪,枪口直指这几个巡警。

  这一举动顿时把几个巡警吓得魂飞魄散,枪口之下吓得都快尿裤子了。

  为首的【民国谍影】巡警赶紧举起手来,连声求饶道:“别开枪,别开枪!好汉别开枪!我们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混口饭吃。你就当我们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屁,把我们放了吧。”

  剩下几个怂货赶紧连声求饶,早知道有悍匪持枪作案,就躲的【民国谍影】远远的【民国谍影】了!这回可好,碰上个铁板,踢的【民国谍影】脚都折了!

  宁志恒也懒得看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丑态,这些个巡警本来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样子货,反正也没有真指望过他们稽凶办案,他挥挥手让孙家成收了枪,冷声说道:“这里没有你们警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事,我们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办案人员。这件事由我们来善后收尾,你们几个去维持一下现场,不要让人靠近。”

  说完掏出证件扔了过去,为首的【民国谍影】巡警赶紧接过,打开一看,心中大定。

  凶杀大案发生在自己巡逻的【民国谍影】街面上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件大事,闹不好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吃瓜落儿的【民国谍影】!可现在人家军事情报处把事揽了过去,自己这几个人就不用担责任了。

  为首的【民国谍影】巡警赶紧连声答应道:“明白,明白,长官您放心,我们一定维持好现场秩序。”说完,恭恭敬敬的【民国谍影】双手将证件交到宁志恒面前,然后赶紧招呼身边几个同事,四处散开,阻挡前来看热闹的【民国谍影】闲杂人等靠近。

  很快卫良弼就带人赶到了。他下车第一眼就看到林志恒狼狈的【民国谍影】样子。

  看见他除了衣服破损之外,口角边还留有血迹。眉头一皱,关切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怎么受伤了?伤到哪里了?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跟你交代过,一旦遇有紧急情况,不要冒险,要向我通报吗?身上有没有大碍?”

  宁志恒勉强挤出一张笑脸,笑道:“师兄,你放心,没什么事!疑犯本来被我们治住了。可没想到竟然悍不畏死,没有丝毫的【民国谍影】犹豫,就拉响了藏在身上的【民国谍影】手雷。我和孙家成躲得及时,逃过一劫。不过疑犯当场毙命,没有留下活口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可惜了!”

  听到宁志恒轻描淡写的【民国谍影】描述,又亲眼看到他活生生的【民国谍影】现在面前,卫良弼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只要你没事就好!志恒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说摹久窆啊裤。你立功心切我理解,我当初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腔热血,一门心思的【民国谍影】想建功立业。可我们都还年轻,还有大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光,拿命去拼就不值得了!”

  说完,看了看现场,又指了指地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全无声息的【民国谍影】川上健太,问道:“日本人?”

  宁志恒点点头:“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柔道高手。”

  一般人谁会在身上藏有威力强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军用手雷。这年头兵荒马乱,有些悍匪藏有手枪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难免的【民国谍影】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藏有军用手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可不多。

  在黑市上,只要你愿意花钱,买把手枪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的【民国谍影】。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你要想买军用手雷,那难度可就翻了几倍。这种杀伤力强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军用手雷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有特殊用途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卫良弼没有多说,指挥人将川上健太的【民国谍影】尸体带了回去,只要抓住了日本间谍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这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证据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具尸体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功劳一件!

  宁志恒坐上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车,一行人匆匆赶回了军事情报处,宁志恒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洗了把脸,感觉自己胸口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么闷了,他身体素质极好,觉得不会有什么大碍!

  然后到卫良彬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去见他,需要把案情做个汇报。

  卫良弼示意宁志恒赶紧坐下。自己起身去给他倒了杯热水,说道:“现在把情况详细的【民国谍影】跟我说一下吧!”

  宁志恒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热水,缓了缓心神,开口说道:“今天这件事情发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太突然!我们追踪这个崔海已经好几天了。今天突然发现他暗中与人接头,案子出现了这个新的【民国谍影】进展,大家本来都很高兴,还想再观察两天。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想到,我们跟踪这个崔海回到宾馆后,他突然结账,准备要走。

  当时情况紧急,所以我决定当场抓捕,本来已经将他制住了,可没想到~~”

  说完他双手一摊,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摇摇头,对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结果也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沮丧。

  “你是【民国谍影】说又发现了新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?”卫良弼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,猛的【民国谍影】站起身来,神情兴奋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。

  孙家成在电话里急速之间,根本没有提到今天川上健太与岛津弘接头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。

  卫良弼这时候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才知道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又一条大鱼漏出了踪迹,进入到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视线中之中。

  “志恒啊!你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员福将!这连师兄我都佩服五体投地。这日本间谍一个个神出鬼没,我们军事情报处这些年,为了找他们,费了多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劲,才抓了几个,还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些不痛不痒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色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你,刚刚加入军事情报处,就出手不凡,连抓两个。其中还有黄显胜这条大鱼。最后连校长都惊动了,整个第十一师都换了一遍血。

  现在可好,悄无声息的【民国谍影】又摸到了一条大鱼。你说摹久窆啊裤这眼睛是【民国谍影】怎么长的【民国谍影】,怎么就这么毒呢!哈哈哈哈!合该我们兄弟走运了!”

  卫良弼兴奋的【民国谍影】不停的【民国谍影】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,越说越高兴。这段时间顺风顺水,喜讯频传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心情大好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